診斷確定是疝氣復發,而且長期疼痛的感覺可能是當時放的人工網膜沾黏神經的關係..

呂先生 60歲 華僑

我住在哥斯大黎加,兩年前回到台灣在某大醫學中心手術疝氣,真是一段痛苦的回憶:手術是用半身麻醉,打了兩針的腰椎都沒完全作用,手術中還是有感覺,手術中也沒看到主治醫師,不清楚是否主治醫師親自執刀。手術後回到病房,發現竟然插著導尿管,很不舒服,而且因為半身麻醉的關係,一直平躺到晚上都不能起身,也不能吃東西;手術後出院傷口處疼痛的感覺一直持續,沒有停過,問醫生他也說不出所以然來,只解釋說我可能體質比較敏感。手術後半年又鼓起來,就飛回台灣,經由弟弟的打聽及介紹,找到台北疝氣中心,林鼎淯醫師診斷確定是疝氣復發,而且長期疼痛的感覺可能是當時放的人工網膜沾黏神經的關係。手術過程採用局部麻醉加上一點鎮靜劑,讓我睡了一覺,過程都不會痛,到病房就起床尿尿,舒適感跟之前那次真是天壤之別!林醫師說,手術已將人工網膜減除,手術後不僅疝氣好了,疼痛感也沒有了。我很後悔當時第一次手術沒有打聽清楚就去大醫學中心開刀,也很慶幸可以找到台北疝氣中心幫我解決了問題。

 

© Copyright - Taipei Hernia C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