疝氣跟了我五年 當然選擇理想的手術方式好好道別

若不是機場海關「奇遇記」,我可能不會處理跟著我5-6年的疝氣。如今我用理想的方法與疝氣說再見,並重拾運動習慣。

黃先生口述; 劉惠敏整理 2016/7

「本來覺得沒有什麼」!今年51歲的黃先生在知名企業工作,時常海外出差奔波,但45歲就發現的「脫腸」,因為時有時無的感覺,讓他一拖就拖了五、六年。

疝氣,又常被稱為脫腸,黃先生多年前發現的,他形容,就是腸子從腹股溝「掉進去」,並不會疼痛或造成生活不便,唯一的困擾是不方便跑步,只好先放棄年輕時就養成的慢跑習慣。

直到有一天,又被派出差的黃先生,在越南機場發生的離奇事件,讓他不得不正視疝氣這回事。那天,經過越南海關金屬探測通道時,探測器發出「逼逼」聲,海關注意到黃先生褲檔,因疝氣鼓起的突起物,用手碰了一下。礙於語言溝通不易,越南海關居然好心地放行,「那一次嚇到了!如果遇到不講道理的海關,恐怕有理也講不清」。

黃先生回台之後,計畫趕緊解決疝氣困擾,習慣性地請保險業務員推薦醫師。因為他覺得保險業務員的客戶多,從客戶端得知的醫療訊息最多元。要知道「哪個醫師比較好」?還是透過人際網路最直接、口耳相傳才實在,尤其是先前保險業務推薦給他的眼科醫師還不錯。

保險業務原先推薦的是台北知名泌尿科診所,但黃先生網路上搜尋時,「台北疝氣手術中心」的介紹深深吸引了他,他認為台北疝氣手術中心的介紹非常專業,還有許多病人的回饋、見證及感謝,看得出醫師、醫院對自己獨特工法很有信心,病人也有信心。

黃先生認為,選擇手術最關鍵的問題是「疝氣會不會復發」。林鼎淯醫師用影片說明為什麼會疝氣,其手術的優點及再復發機率極低,「更驚訝的是不需要用人工網膜」,所以他就利用連假預約動手術。

經由這次手術前的搜尋資料、與林醫師討論,黃先生更深刻體悟到,雖然他疝氣這麼多年只有「在吃飯後感到悶悶的、消化不太順暢、身上覺得多帶了一顆球」,看來不明顯、也無大礙,但若一直拖下去,仍有小腸缺血、壞死的風險。常出國的他,若是在國外因疝氣感到疼痛、不適,反而更麻煩。隨著年紀增長、組織更脆弱或疝氣移位,都可能會更難以收拾。

「說來自己是很幸運的」,黃先生發現,疝氣多年來沒有發生過腸子卡住或是腹痛等大麻煩,在海關的「奇遇」也算順利解決,他與醫師討論推測可能是其中組織鈣化,影響了偵測器,如今也能找到讓他信賴的醫師與理想的手術方法。

可能是因為疝氣多年,黃先生的破洞不小,「花了醫師不少時間」,在醫師建議下,修補手術後,黃先生還是在醫院住了一個晚上觀察,之後出血水量愈來愈少,回診也都一切正常。

黃先生也慢慢發現擺脫疝氣的好處,原來有慢跑習慣的他,因為跑步不方便、逐漸放棄了慢跑,因為穿泳褲尷尬、「在那個地方鼓鼓的」,所以這段期間也沒有再游泳。如今才想起過去也有不少活動受限制,現在可以慢慢再撿回運動習慣,慢跑、游泳、騎單車,讓自己有更好的體能。

「身為一個過來人」,黃先生很認真的想透過分享,讓更多人了解,疝氣雖是小毛病,但不妥善處理也有其危險性,甚至可能致命,不要拖到年紀大再處理。他還回頭跟他的保險業務員推薦台北疝氣手術中心,「真的是百分百推薦」,希望更多人擺脫疝氣,找回正常的生活,可以自由活動、運動的生活。

依照衛福部規定,本網站必須聲明如下:
病患體質及病情因人而異,治療效果也無法保證完全有效。

 

© Copyright - Taipei Hernia C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