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手術,「不僅解決了疝氣,也把我其他問題解決了」….

牙科程醫師口述; 劉惠敏整理 2016/4/4

這次手術,「不僅解決了疝氣,也把我其他問題解決了」。70歲的程醫師開心的說,同樣身為醫師,他更樂於將自己的經驗與他人分享。

從小就很容易感冒的程醫師說,高中開始鼻竇炎便如影隨形,直到現在依舊容易鼻過敏。重視健康、維持慢跑習慣的他,卻因為前年冬天寒流下的慢跑而重感冒,「可能加上PM2.5、霾害、空氣污染」,感冒症狀持續兩個多月都看不好。最後,在榮總胸腔內科檢查發現氣管炎,吸類固醇、吃抗生素才將症狀壓制下去。

之後還是時常咳嗽,「居然咳了一年多」。去年10月,為了要把痰咳出來,用力到「把疝氣咳出來了」。一般外科醫師建議,等咳嗽症狀控制住再手術,他便等到了今年農曆年,「至少可以忍耐等有痰才咳」,他才準備要動疝氣手術。

「適巧」,程醫師覺得自己很幸運,上網搜尋時發現了「台北疝氣手術中心」,知道最新、無痛僅需局部麻醉的疝氣手術;「又適巧」,他一個從挪威回來的牙科病人,才在手術中心動完兩邊疝氣手術,第三天就來看牙醫,稱讚手術開得好、「睡了一覺,出來就好了」。

程醫師倍感信心,年後就立刻掛號,「而且,台北疝氣手術中心林(鼎淯)主任什麼都照顧到了」。包括術前三天的抗生素,年長男性需要照顧到的攝護腺排尿問題,連晚上需禁食、禁水可能引起胃酸分泌的不適,也準備好了胃藥,「實在照顧得很好」,加上術後四天的抗生素、止痛藥,「不過因為不怎麼痛,我幾乎沒吃(止痛藥)」。

雖然傍晚就可以出院,剛好自己的牙科休診,也擔心家中有個活蹦亂跳的小孫子,乾脆住院一晚當休息。護理長的照顧也讓他感到安心,「連上下床動作都有衛教」。

還沒拆線前,程醫師去聽台安醫院護理師分享自然醫學,護理師建議三分之一紅蘿蔔、洋蔥、甜菜根及半顆蒜頭,加上一湯匙小麥草粉打成汁治咳嗽。不過等到有機會上市場買材料,他發現自己幾乎已經沒有咳嗽困擾,連失靈已久的嗅覺,「現在也都聞得到味道了」。他評估,可能是術前術後吃的藥,把造成咳嗽的問題也治療得差不多了。

拆線之後的程醫師說,「一切都好了,很舒服」。他很篤定地分享這美好的「適巧」,專門的泌尿外科還是最好的選擇,「尤其林醫師照顧得這麼好」。

除了醫術 愛心及耐心更是良藥!

 

© Copyright - Taipei Hernia C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