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患心得分享

病患心得文字分享

37歲的小志是心理年齡不到6歲的大孩子,日常生活需要照護者陪同與協助,上週是他疝氣手術後第一次回診。

「我已經60幾歲了,我想趁現在體力還行,盡心照顧小志,找到最適合他的治療方式」李爸爸安撫坐在一旁的小志感慨地說著。李爸爸是在協助小志洗澡時發現疝氣,第一時間選擇前往小志習慣的診所看診,經醫師判斷認為是疝氣並建議小志應儘早手術治療。小志的疝氣手術就醫過程就像一趟奇幻旅程,一來是小志對陌生環境特別敏感,二來是如何讓小志順利完成門診檢查與手術,並且在過程中留意有沒有影響周遭的人,也許一般人看似容易,但對小志一家人卻是一大挑戰。

在聯繫台北疝氣手術中心之前,李爸爸曾接觸幾家常去的大型醫院,認為大型醫院有較多經驗,也會有社工師從旁協助像小志一樣的愛奇兒個案。但在與醫師諮詢手術過程後,李爸爸認為若選擇傳統疝氣修補手術,小志除了必須全身麻醉,術後也會無法忍受導尿管或是長時間打點滴,所以轉而聯繫本疝氣中心。

走進中心綜合醫院時,小志一家人不禁感慨地想起當年小志是在這裡確診是重度智能障礙,雖然已過三十幾年,但冥冥之中的牽絆與熟悉感仍存在著。在等候門診時,小志不斷地觀察周遭環境並以小朋友的語氣問「看好了沒?」,李爸爸與李媽媽握著小志的手安撫小志,深怕打擾同樣在等候看診的人。在醫師詳述手術過程與術後照護後,李爸爸認為新式微創疝氣手術才是適合小志的手術方式,僅需局部麻醉與鎮靜睡眠、術後不需放置導尿管,一來小志接受度較高,二來也能減輕照顧者的負擔。

「老實說,在小志開刀前幾天我很緊張也睡不好。小志雖然心智年齡與小朋友差不多,但他畢竟也是成人,許多事情都必須慢慢引導無法勉強」李爸爸說。小志開刀當天,李爸爸特地委託社工陪同,只為了將所有的不確定性降至最低,但在看到疝氣中心護理師細心引導下,李爸爸心中的石頭也慢慢落下,小志的疝氣手術也順利完成。

小志一家人很感謝每位醫護人員的協助,從一開始的門診諮詢、檢查、術前麻醉與術後護理照顧,大家都使出十八般武藝,讓小志在每個階段都順利闖關成功。李爸爸也很稱讚中心綜合醫院的檢驗科,有辦法讓小志順利抽血,甚至能坐在診療床上完成心電圖。

才剛經歷完疝氣治療奇幻旅程的小志一家人,馬上將小志的疝氣手術體驗分享給親朋好友與愛奇兒家庭。台北疝氣手術中心也見證了小志父母對小志無私的愛、成為孩子一輩子靠山的偉大親情。

依照衛福部規定,本網站必須聲明如下:
病患體質及病情因人而異,治療效果也無法保證完全有效。

新式微創疝氣手術是我決定來台治療的關鍵

為了不使用外物植入修補我的疝氣,我選擇林鼎淯醫師的新式微創疝氣手術。與約書亞台北疝氣手術中心客服專員James確認所有治療計畫後,我便搭機前往台灣,接受醫師的門診諮詢與相關檢查。在林鼎淯醫師觸診檢查後,我被確診患有左側輕微腹股溝疝氣與較嚴重的精索靜脈曲張,並計畫在同次手術解決兩個問題。

新式微創疝氣手術的麻醉方式採鎮靜睡眠與局部麻醉,當我醒來時,手術已順利完成,林醫師說明我的疝氣與門診評估相同,屬輕微程度,執行靜脈曲張手術時發現陰囊發炎與靜脈充血,並提供手術照片給我參考。然而隨著麻藥退去,手術傷口會逐漸出現些微疼痛,我便按醫師處方服用止痛藥與消炎藥。

疝氣手術縫合傷口採釘皮器縫合方式,所以醫師會開立軟便劑,建議我在這段期間應攝取大量蔬菜水果以利排便。同時,也建議我應定期做復健伸展操,讓重建的腹壁肌肉恢復延展性。在精索靜脈曲張手術照護上,術後需放置引流管,抽出陰囊內的廢血,每日回報倒出的廢血量與顏色,如恢復過程中有任何不適或疑問,都能透過服務專線與客服及林醫師即時聯繫。

在術後第六天,醫師評估可拆除傷口縫合處的U型釘與引流管。原先計劃術後三個月,再次赴台接受術後疤痕修復療程,然受疫情關係影響使得必須暫緩療程。距術後已經五個月,我的手術傷口已慢慢消腫,不再出現下腹部疼痛且排便順利,而左側睪丸目前仍在恢復中。

最後,我要感謝James的安排與協助,讓我能完成本次治療,並成功申請本次醫療保險理賠。

依照衛福部規定,本網站必須聲明如下:
病患體質及病情因人而異,治療效果也無法保證完全有效。

2020年 3 月10日

約書亞台北疝氣手術中心 新式微創疝氣手術經驗分享

我是來自馬來西亞的胡先生,今年66歲,退休人士。去年我在馬來西亞被診斷出患有右側腹股溝疝氣,那個時候疝氣並未影響我的日常生活,所以我選擇先觀察,暫不治療。

但在今年2月,我的疝氣突然長大成雞蛋大小,還掉到我的右側陰囊,讓我感到疼痛與不適,於是我前往馬來西亞一家私人醫學中心諮詢。專家建議我應儘早接受一種使用塑料製成的人工網膜進行修補,以免發生嵌頓型疝氣。但是我堅決反對放置人工外來物到我的身體,因為據我自己的研究結果顯示:許多病人在使用人工網膜修補疝氣後仍有復發的狀況,通常還伴隨著長期的疼痛。許多案例顯示,這些疝氣復發的病人仍需二次手術,手術也會變得更加困難複雜。為此,我搜尋海內外疝氣手術中心,甚至是加拿大著名的“Shouldice疝氣中心”,評估各機構的修補方式、風險與優劣。所幸,在我太太的協助下最後找到約書亞台北疝氣手術中心的新式微創疝氣手術,即採自體組織修補,不需放置人工網膜即可完成疝氣修補手術。

心急如焚的我,立刻撥打約書亞台北疝氣手術中心客服專線,該中心的專員James經瞭解我的狀況後,立刻為我安排就醫行程與治療計畫,讓我能按計畫抵台就醫。儘管全球在2月底已陷入冠狀病毒爆發期間,我與我的太太仍決定於2月27日飛往台北,並入住約書亞台北疝氣手術中心附近的旅店。第一天抵達約書亞台北疝氣手術中心時,經台北疝氣中心照護團隊的妥善安排下,由陳良宇醫師為我提供門診諮詢與觸診,再次為我確診腹股溝疝氣。同時,安排第二天進行更詳細的檢查,包含血驗檢查、量測血壓、尿液檢查與心電圖檢查,並詳細記載我的疾病史,以確保我的身體適合接受手術。經一系列專業評估後確定我適合手術,並將手術日期訂在3月2日。

手術當天,疝氣中心先讓我們觀看術後照護衛教與運動復健操影片,並由護理師再次詳細說明術後照護注意事項。在護理師說明術後照護事項後,我便被帶往手術室,開始進行新式微創疝氣修補手術。所幸手術順利完成了,令我訝異的是,台北疝氣手術中心是採用局部麻醉與鎮靜睡眠,讓我在睡眠狀態下完成手術。當我醒來時,因為手術傷口僅不到4公分,所以僅感到些許不適。在住院一個晚上後,隔天早晨我便順利出院,並定好返回馬來西亞的航班。
(備註:約書亞台北疝氣手術中心為門診手術,我們通常會鼓勵特地赴台就醫的海外病人選擇住院,讓護理師能多加觀察病人的恢復情形。)

由於術後康復良好,所以我選擇提前返回馬來西亞。為此,陳良宇醫師特地安排,讓我在離台前一日進行術後檢查。經陳醫師評估後,傷口癒合良好且順利拆線。檢查時我問道,未來我是否應避免做哪些運動以防止疝氣復發呢?陳醫師強調,以自體組織修復疝氣用意在於讓病人回歸到正常活動。一般來說,病人術後3-4個月即可恢復正常。陳醫師的專業觀點著實讓我放心,因為這也正是我選擇新式微創疝氣手術的目的-術後回到積極健康的生活。完成術後檢查後,我仍有些時間參觀台北,並按計劃於3/10搭機前往吉隆坡。到目前為止,我的身體恢復狀況良好,每天持續做伸展運動操。在未來的四個月裡,我將持續提供術後反饋直到約書亞台北疝氣手術中心認為我的疝氣已完全治癒不必追蹤。

我很樂意分享我在約書亞台北疝氣手術中心的親身經歷給正在找尋最適手術方法的疝氣病人,若您也正在找尋自體組織修復,採局部麻醉搭配鎮靜睡眠的疝氣手術方式,不妨考慮讓台北疝氣手術中心的新式微創疝氣手術成為您的選擇之一。

本人在此聲明在約書亞台北疝氣中心並無涉及個人利益。此次見證是我自願提供的。除了想與疝氣患者分享我的個人經驗外,我也想對約書亞台北疝氣中心醫療團隊的高度專業和經驗豐富表示誠摯的謝意。他們的友善、關懷與樂於助人的心,使得我焦慮的心情轉變成終生難忘的愉快經驗。

願諸位在這次全球新型冠狀病毒爆發期間,身體健康 平安順心。

胡先生
馬來西亞

依照衛福部規定,本網站必須聲明如下:
病患體質及病情因人而異,治療效果也無法保證完全有效。

去年為了處理囊腫,我選擇做傳統型的切腹手術,手術後二三個月,我發現腹部有不正常的隆起,回原本醫院詢問醫生,醫生說這應是切口型疝氣,也就是當時縫合的傷口在內部破裂,腸子從破裂處跑出,醫生建議我再次開刀,而這次的住院時間是七天。

走在路上的我滿腦子想著又要住院,而且這次要住七天,家裡老老少少都需要我的照顧,七天實在是太久,我該怎麼辦才好? 我停下了腳步,用手機開始搜尋關鍵字「疝氣手術」,我一個網頁一個網頁的閱讀,當我看到台北疝氣手術中心 – 約書亞專科國際醫療服務的網頁提到手術當天就可出院,我毫不猶豫地打給台北疝氣手術中心。

我的語氣帶著明顯的焦慮,當我詢問今天下午有看診嗎?並簡短提及自己病情,電話另一頭傳來女孩溫柔的聲音,我永遠記得她用堅定又溫暖的語氣告訴我:「妳不要急不要怕,手術中心的負責人林鼎淯 醫師今天下午剛好有看診,林醫師是疝氣手術的專家,他幫助了很多跟妳有相同困擾的人, 我相信林醫師一定可以解決妳的問題。」就是從這一通電話開始,開啟了我和台北疝氣手術中心的緣分。

當我走近櫃台,從聲音相認了電話中的那位女孩, 她微笑的看著素不相識的我,說著鼓勵我的話語,如同電話中她傳遞給我的力量,我緊張的心情再次獲得緩解. 當我看到林鼎淯 醫師, 第一眼的印象是他和藹的笑容,林醫師的病患非常的多,但面對著痛哭流涕的我,林醫師不但沒有絲毫不耐,反而非常努力的安慰我,林醫師說他處理過非常多切口性疝氣,叫我不要害怕,對他而言這是很小的手術,而且他看到我的縫合傷口很醜,林醫師還主動說他這次會召集整形外科的醫生,一併幫我把傷口弄得漂漂亮亮~而且我只要住院二天! 林醫師知道我怕住院很久,他馬上對症下藥,而且還主動顧及到我從沒想過的需求,那就是把傷口變得更漂亮~ 我當天就決定把自己交給台北疝氣手術中心,臨走前身為基督徒的林醫師還幫我禱告,當我聽著禱告中的隻字片語,我眼淚又不爭氣的流了下來,感恩上天讓我遇到這麼好的醫生,我知道我可以放心的把自己交給林鼎淯 醫師。

無論是手術當天或住院期間,林鼎淯 醫師每天都會親自來換藥問診,讓我感覺不孤單,而且櫃檯的姐姐還跑來看我,安慰我叫我加油,送我一條她去廟裡求來的手環,她說她求佛祖保佑我,告訴我一定會越來越好~護理人員也非常有耐心和細心。雖然我在疝氣手術中心短短住院二天,但這二天無論是從林醫師或是護理人員身上, 我都得到滿滿的關懷, 她們給我的感覺就像家人。

我的手術進行得非常順利, 傷口變得很漂亮,疝氣問題也獲得解決,林醫師說他幫我用一種特別的金屬線, 我再也不用擔心傷口會破裂。之後每次回診,林醫師也還是一如往常,不管門外候診人數有多多, 他永遠細心又耐心的解決我的疑惑和幫我處理傷口。

感謝上帝,從這麼多疝氣手術診所中,冥冥的力量讓我選擇了台北疝氣手術中心 – 約書亞專科國際醫療服務。我的切口性疝氣不但獲得解決,更認識了一輩子的朋友。謝謝台北疝氣手術中心 – 約書亞專科國際醫療團隊。 謝謝您們讓我的生命變得更美好~

依照衛福部規定,本網站必須聲明如下:
病患體質及病情因人而異,治療效果也無法保證完全有效。

我有腹股溝疝氣,但我更在意的是手術過程中,如何克服血栓這項挑戰…

嗨,我是史提夫。我的經驗與其他疝氣病人有些不同。我患有腹股溝疝氣約一年八個月了。使用人工網膜修補疝氣並非我要的選項,當我google到約書亞台北疝氣手術中心時,我想我找到了理想的解決方案:以自體組織修補疝氣的微創手術(新式微創疝氣手術)。

但我必須克服長期深部靜脈栓塞所帶來的因難及挑戰,所以林鼎淯醫師帶領我循序漸進並在術後恢復抗凝血劑的使用。在治療期間,我的健康狀態持續受到監控,各種檢查報告證實我的身體狀況適合手術,這也讓我感到非常放心。

回到正題,約書亞台北疝氣手術中心在我接受治療的短短數天,對我的照顧及關懷都非常的出色,他們展現的專業程度讓我沒有任何顧慮,這也是一次相當具有啟發性的體驗。

Hi, my name is Stephen. My story is a little different from most. I have been carrying an inguinal hernia for about 20 months. The prospect of standard mesh surgery was not my preferred option. When I googled Joshua Hernia Center, I found an ideal solution-a natural tissue repair with minimum invasive treatment.

There was one major hurdle I had to cross, which was my taking was a pain for a long-ago deep vein thrombosis, and how to manage that while undergoing surgery.

To cut a long story short, Dr. Lin took me through the stages of dosage with drawer, and post-operation, the reintroduction of my dosage. Throughout my time here, my health monitored continuously. I lost counts of the many tests, which confirmed my well-being and suitability for surgery, which was a significant relief.

As to the hernia repair, the care and attention I received throughout have been magnificent, and no-one listening to me who is contemplating treatment- should have any concerns as to the professionalism shown. With a minimum recovery time of a few days at the Joshua Hernia Center, it has been an enlightening experience for me.

依照衛福部規定,本網站必須聲明如下:
病患體質及病情因人而異,治療效果也無法保證完全有效。

「我很開心這次終於選對了。」76歲的何先生兩年前因左側腹股溝疝氣而接受了腹腔鏡疝氣修補手術,未料術後不到一年的時間,右側也發現了疝氣,但這次何先生卻沒有選擇在原來的醫院治療,而是選擇接受「台北疝氣手術中心」林鼎淯醫師的「新式微創疝氣手術」來修復疝氣。

為何不選擇原來的醫院?「就是卡卡的。」有運動習慣的何先生解釋,兩年前的手術使用人工網膜修補疝氣,但是傷口復原之後,無論是進行熱愛的網球運動,或是日常的生活起居,例如早上起床、或是咳嗽時,患部時不時傳來陣陣的異物感,不斷地提醒著何先生,他曾經有過疝氣。加上之前的手術採用全身麻醉,何先生在麻藥退了之後,經歷了長時間的頭暈、噁心、嘔吐感等十分不適的副作用,甚至差點要使用導尿管導尿,也令他對於接受同樣的疝氣手術感到卻步。

後來透過親友的介紹,何先生找上了「台北疝氣手術中心」。

「完全不一樣,林醫師的技術真的高超!」何先生開心地說,林醫師的「新式微創疝氣手術」使用自體組織修補疝氣,不教使用人工網膜,傷口小,術後恢復快,無論是日常起居,或是打網球時也完全沒有任何異物感,令何先生十分滿意。

而手術採用的「局部麻醉」也是何先生選擇「台北疝氣手術中心」一個重要因素,局部麻醉不但減少全身麻醉帶來的風險及副作用,也不需使用導尿管,術後可立即解尿,提高病患術後舒適度。

「早知道上次就來這裡開了。」何先生感嘆,假如一開始就知道「新式微創疝氣手術」,他一定毫不猶豫地選擇「台北疝氣手術中心」。

依照衛福部規定,本網站必須聲明如下:
病患體質及病情因人而異,治療效果也無法保證完全有效。

「我動完疝氣手術不到一個星期就回去工作了。」有著三十年零肇事率的遊覽車司機劉大哥開心地說。

就在二、三個月前,劉大哥在右側鼠蹊部發現了一個橢圓形的鼓起,雖然平躺時會消失,但勞動後反而腫得更大,去醫院檢查才發現自己得到了疝氣。

三十年來,劉大哥在每一次出車前,必定會做好萬全的準備,確認車輛狀況一切OK才會出車,因為他知道客戶的安危全繫於他一人,「車禍會發生有九成都是人的問題」劉大哥語重心長地說,「一定要把客人當成家人一樣對待」也就是這樣的工作態度,為劉大哥締造了三十年零肇事的完美紀錄。

這樣的職人精神,長期幫客人上下行李,使得下腹部過度用力,加上年紀漸長、肌肉流失,腹壁組織強度不夠,導致疝氣發生,這也算是另類的職業傷害吧。

透過網路,劉大哥蒐集各種有關疝氣的資訊並加以詳細了解、比較之後,找到了「台北疝氣手術中心」,經過林鼎淯醫師的新式微創疝氣手術治療之後,順利擺脫疝氣。

「手術的效果遠遠超出我的預期。」劉大哥說「我身邊很多朋友在接受傳統的疝氣手術後,至少都要臥床一個星期,恢復期還有疼痛期都拖得很長」但是他卻在術後的第三天就能正常活動,第四天還可以自在上下樓梯,第五天就返回工作崗位。

「重點是一定要去比較。」劉大哥認為林醫師的「新式微創疝氣手術」不論在復發率、傷口大小以及恢復的速度均優於傳統疝氣手術療法,選擇一個可以讓傷口更小、恢復期縮得更短,生活也更快回復正常的手術方法,何樂而不為?

而劉大哥的兒子在耳濡目染下,也放棄了大企業穩定的薪水,投身貨運業,現在旗下也有多台貨車在經營,相信必能承繼劉大哥的職人精神,創造另一個零肇事率的奇蹟。

依照衛福部規定,本網站必須聲明如下:
病患體質及病情因人而異,治療效果也無法保證完全有效。

「我是很講求效率的人…」從事美容行業的程小姐在月初發現自己左側腹股溝凸出,疑似得到了疝氣,講求辦事效率的她,很快地找上了「台北疝氣手術中心」,在短短一個月內便完成疝氣手術的治療。

程小姐在台北東區開設個人工作室,專門幫愛美的女性繡眉、做臉,她憑藉著對客戶的熱情、貼心的服務及工作的效率,贏得客戶的信任,在戰況激烈的東區佔有一席之地,舉例來說,程小姐會記住每個客人的喜好,也會依照客戶當天的情緒給予最適當的服務;甚至在客戶生日的時候,打電話唱生日快樂歌給客戶聽,對於客戶的種種問題也會耐心回答。而每天面對客戶的她,對於「信任感」、「精準度」及「美感」非常重視。

剛開始程小姐為了確認自己是否得到疝氣,選擇到別的醫院門診,但是別的醫院只會叫她趕緊住院開刀,絲毫沒有顧慮到病人的想法,讓她覺得無法信任。「而林醫師給我的信任感是別的醫生比不上的」程小姐說,林醫師對待病人不但熱心,且關懷備至,對病人的各種疑問也詳細解說,這樣的對比,讓程小姐下定決心接受林鼎淯醫師的治療。

「林醫師的手術和一般的手術方法不同,這也是我選擇他的原因之一」用功的程小姐在事前做足準備功夫,不但透過網路了解各種疝氣手術方法,也瀏覽了「台北疝氣手術中心」的網站,她說林醫師的「新式微創疝氣手術」使用自體組織在疝氣部位進行結構重建,需要精準的判斷力及手術技巧,僅2-3公分的傷口,符合她對美感的追求,而減少外來物植入,對人工網膜接受度低的程小姐來說是最佳的選擇。

而手術完成後就可以開始日常生活及工作。林醫師說「不同於腫瘤手術,只求把腫瘤切除乾淨,疝氣手術不但把疝氣部位進行功能性重建,術後還要能立即運作,手術對於判斷力、精細度的要求更高。」

除此之外,程小姐對於醫療團隊的服務也是讚譽有加,當她在剛開刀完感覺到冷的時候,團隊的護理人員在她還沒來得及開口之前,便為她添加保暖衣物;當她臨時需要到醫院處理傷口時,林醫師也會在百忙之中出現在她面前關心,讓她十分感動,也是這樣的感動服務,讓程小姐直呼「能當林醫師的病人真的好幸福!」

程小姐覺得「台北疝氣手術中心」在許多方面與她的工作哲學相通,除了對於病人十分重視之外,更難能可貴的是隨時保持對「人」的熱情,對於有治療疝氣需求的病人來說,是一種幸福。

依照衛福部規定,本網站必須聲明如下:
病患體質及病情因人而異,治療效果也無法保證完全有效。

Hello, my name is Harry and I am an American from Chicago, USA. I have lived in Taiwan for many years. Eight years ago, I needed to have an operation for a hernia. I never had a hernia operation before that, so the operation 8 years ago was my first experience with it. I had that first operation at xxx medical center in Taipei. They used general anesthesia. I had to stay three nights in the hospital. They also used something called “mesh” to repair the hernia. But years later, like some people who have had mesh used to repair their hernias, I found that over the years the mesh had shrunk and had shifted position, allowing the hernia to come out again. Therefore, I needed to have it repaired. But I knew I did not want to go back to the Hospital for the “repair operation.”

I feel very lucky to have found Dr. Alpha Lin. First of all, he uses local anesthesia (plus a sedative), which is MUCH BETTER than general anesthesia and all of its side effects. The anesthesia team at the “Taipei Hernia Center” did a wonderful job. They are very professional, and I would never want general anesthesia again. Thanks to the local anesthesia method used by Dr. Lin, I had no side effects and felt much better after the operation, allowing me to spend less time in the hospital.

In addition, Dr. Lin uses a natural method of repair. He seldom use “mesh” to repair the hernia. He is one of the most experienced doctors in Asia for repairing “old mesh” from previous operations, so I really felt fortunate to find him. With minimal surgery, he was able to do the repair without making a large incision. He is a very caring doctor who sincerely tries to keep his patients comfortable. In the days and weeks following the operation, I could feel the difference. My recovery time was faster and much less painful than my first operation 8 years ago. I wish Dr. Lin could have done my first operation 8 years ago. Then I would not have needed to have this second (repair) operation!!

In summary, I can say without hesitation that the entire experience with Dr. Lin in January 2013 was much better than my first hernia operation 8 years previous. I would heartily recommend Dr. Alpha Lin and “Taipei Hernia Center” to ANYONE who needs to have surgery to repair a hernia. They are the BEST.

Sincerely,
Harry

我勸如有疝氣的朋友們要儘早醫治不要拖,才能一勞永逸…

王先生從事裝潢工作今年農曆年後,手被電鋸傷到,發現左腹骨溝腫了一團,到診所、醫院門診確認是疝氣,當時我很緊張為什麼疝氣這名稱會出現在老公身上,醫生建議他要開刀,是用腹腔鏡加人工網膜導尿住院三天,採用半身麻醉,我很害怕猶豫-老公也不喜歡導尿插管,結果就放棄,一直到農曆六月底搜尋FB發現<台北疝氣手術中心>。

我瀏覽了患者的一些心得,了解林主任的醫術,於是我撥了電話到中心,是陳助理接的,他仔細的說明了疝氣的相關事項,我請陳助理安排門診時間,基於台灣人的習俗,老公忌諱在農曆七月動刀,就在陳助理熱心的安排下,在八月三日門診,林鼎淯主任不厭其煩的一一跟老公說明疝氣發生的原因。於是當下就決定安排在八月六日開刀。

開刀完十幾天,復原的情形不錯昨天下午陪老公去拆線,林主任說手術成功順利,今天老公也神采逸逸的回到工作職場上班,當然一開始還是要做比較輕鬆的工作,但是我由衷的感謝手術的醫療團隊的醫生們,讓老公的身體恢復了健康,我勸如有疝氣的朋友們要儘早醫治不要拖,才能一勞永逸,台北疝氣手術中心是值得考慮的醫院,林主任醫術精湛、陳助理熱心負責、護理師也親切負責,這次非常感謝你們,讓老公找回健康,由衷感谢各位,謝謝~~~

疝氣中心後記:

一般人對於手術麻醉和導尿管都有些許擔心和害怕,王太太仔細耐心地為先生搜尋到台北疝氣手術中心。我們很高興能為王先生解決疝氣困擾。也很高興收到王太太溫暖的感謝訊息。台北疝氣中心也祝福王先生工作順利,一切順心!

先生緣、主人福

六月份感覺股溝怪怪的,小孩帶我到二個大醫院都說是診斷為疝氣。但他們都不是疝氣專科,而且手術都是要住院。因為我心臟裝有支架,所以醫師請我去問心臟科醫師是否可以停藥準備開刀。心臟科醫師勉強答應我停通血路的藥,但我仍覺得不放心。另一方面,我讓小孩上網搜尋其他醫院因而找到中心診所醫院的台北疝氣手術中心。林醫師很誠懇親切並細心地解釋他的新式疝氣手術,除了傷口小外也可手術完當天就回家,也因為我心臟的關係, 還特別安排心臟科李晉明主任跟麻醉科胡新實主任的門診, 做好了準備才手術, 實在很小心, 很細心。

開刀前打安眠藥後沒有感覺痛,睡了一覺醒來已經手術完成,手術完也沒有痛感。醫師的鎮靜藥很厲害,手術大概半小時後不久就剛好醒來,即可下床走動了。一週後檢查傷口並拆線,林醫師說我的皮膚結構不錯,傷口乾燥恢復得很好。唯一比較不方便就是手術完一星期傷口不能碰水,只能擦澡,直到拆完線才可洗澡。台灣俗話說“先生緣、主人福”找對醫院和醫生是福氣。我真的很感恩林醫師和台北疝氣手術中心。

醫師後記感言:顏老先生從小出生的時候他的手就有畸型殘障的情況,可以想見在那個年代出生一直到成長的過程必須要經過多少人異樣的眼光。他憑著毅力一路考上公職然後認真工作,在公務機關有好的工作表現,建立家庭也撫養小孩長大。但是其中得要經過多少的人生的無奈跟挑戰。老先生還不吝與我們團隊分享了他的人生心得,並頻頻耳提面命樂觀開朗、健康快樂是人生最重要的事。能夠幫他手術解除他的生理病痛,我深深感到與有榮焉。回診檢查傷口後,他滿懷感恩的心情,堅持自行步行回家。看著他的背影帶著愉悅心情離開,這種成就感是外科醫師所得到的最大收穫與回饋。

大部分人聽到像我這種年輕女性得了疝氣的反應,剛開始我也很緊張!

「疝氣?那是什麼?」

「疝氣!那不是男生才有的病嗎?」

這是大部分人聽到像我這種年輕女性得了疝氣的反應,剛開始我也很緊張,上網查了很多資料,但對於各種資料總覺得一知半解。所以想要寫出來跟大家分享我的心路歷程。

這是我第一次動手術所以非常謹慎,看了很多家大醫院,並且有醫院越大越好的迷思。可是幾次下來,掛號漫長等待又得不到詳細的諮詢,要住院的話就算請到假還不一定排得到床位,而且也未必能指定主刀醫師。

相較於其他醫院疝氣都是掛在外科之下,一踏進中心醫院12樓看到疝氣中心,才知道原來疝氣還有專門的喔!加上護理師們都非常親切,還未看診就對此安心不少。

※那為何我會選擇JOSHUA疝氣中心?

【林醫師看診非常仔細】

當時我以為我只有右側腹股溝疝氣,林醫師說連左側一併檢查。想不到林醫師眉頭一皺,發現案情並不單純,原來左側因為先天的子宮圓韌帶凸出,也可能有疝氣之虞。這是之前的醫生都沒發現到,而且林醫師面對諮詢總是耐心有問必答,想到由林醫師親自操刀就覺得非常安心。

【微創手術】

女生最在意的就是術後疤痕,以我本身腹股溝疝氣為例,傷口非常小不到兩公分,而且位置也非常低,除非穿比基尼否則平常根本也不會看到(其實也看不太出來疤痕非常淡)。

另外就是術後當天就可出院,而且因為是疝氣中心整個團隊非常有系統,開刀、住院的時間都非常彈性可馬上安排,對於已經出社會的人非常方便。

※術前與術後

手術前我非常地緊張,畢竟是第一次動手術。局部麻醉雖然比較安全,但難道我要清醒著動手術嗎?! 後來發現是我想太多,鎮靜劑一打下去,睡醒手術也結束了。

手術後並沒有什麼多大的不適,可以立即進食,即便開了雙側也沒有想像中痛(大概只比經痛痛一點),馬上就能下床,早上開刀下午我已能走來走去。因為我是空服員,工作性質的關係請了三週的假,但如果你是坐辦公室的,我現在真的相信馬上可以回去工作。我是一個非常怕痛的人,但手術後三天我就幾乎沒什麼感覺了。

術後一週回診,我的狀況連拆線都不用,再來就持續觀察一個月後回診,林醫師一直都有在關心患者恢復情況,術後也不馬虎。

※狀況不嚴重也一定要動手術嗎?

確診之後,我的心情一直非常不安,在飛機上隨時都提心吊膽,深怕自己用力不慎、疝氣袋是否越來越大、會不會有哪裡沾黏。雖然疝氣通常不會立即性的危險,但一直拖延只是造成心理上的壓力。而且我左側腹股溝雖還未發作也做了預防性的處理,現在心情非常輕鬆,永遠記得林醫師告訴我:「你的決定是對的,讓我們一起早點解決它。」

真的非常感謝林醫師和整個團隊

也真心推薦給有疝氣困擾的你

新科技、新技術要評比才知那裏是最優質的醫療團隊

埔里蔡先生於手術後第四天記述2015/07/11

林醫師團隊大家好:以下是本人患第二次疝氣至貴中心手術後的感想,並致最高謝意!

新科技、新技術是要評比才知那裏是最優質的醫療團隊,本人十幾年前,右腹股溝腫起,經地區醫院診斷疝氣,並以傳統人工網膜修補技術手術,該次手術下半身麻醉加導尿管,住院三天,能夠自由活動也幾天以後;在上月(六月)底,發現左腹股溝有異樣,自己判斷也是疝氣,此次在網路上查詢相關疝氣醫療訊息,查到貴中心診所台北疝氣手術中心網站,對有關病情分析及深入的探討,自己也深知只有手術才能解決疝氣唯一辦法,由貴中心資訊才知最新的治療方式是微創手術,而且在病患心得網頁見到患者對貴中心評價極佳,於是決定從埔里北上治療。

經電話聯繫,貴中心陳助理熱心安排下門診,林醫師非常詳細說明疝氣前因及手術後之狀況,因有前次手術經驗比較,林醫師的說明讓本人覺得非常放心,手術在隔天上午十一點半,手術前後無痛,當天下午六點即可散步到忠孝復興站搭捷運。護理師指示冰敷二天,第二天上午搭車回埔里,接續冰敷,第三天中午,手術後四十八小時即可站著洗碗做家事,當天下午洽有朋友來訪,坐了一個下午也没有不適之處,在行動中如没牽動傷口是不會痛,手術後依照護理師指示不沾到水是不必換藥,本人傷口均没紅腫,可見相當成功。

第四天起床感覺好太多了,相信在拆線後復原也會很理想,直覺這次找到林醫師醫療團隊真是福氣,本人在中心病患心得發表感想回應不是在行銷,是想幫助有相同疝氣患者能找到最好的林醫師醫療團隊來處理,儘速消除自己身體毛病,往後人生才能將黑白變成彩色。祝福大家!

第一次門診當天經過林醫師的詳細檢查及說明後,充分了解了最先進的微創手術的好處……

由衷感謝林主任及台北疝氣手術中心團隊, 也祝大家身體健康, 平安順利!

半年前開始發現左鼠蹊部有微突出,一開始因為工作忙碌也未有不適因此就未加理會,直到最近開始感覺腫狀有變大趨勢後經住家附近醫院醫師確診為左腹股溝疝氣,必須動手術才能一勞永逸。這是我第一次要進手術室,就算知道只是小手術但還是頗為緊張。原本已排好住家附近的醫院開刀,採用半身麻醉之傳統手術且需插尿管,住院三天,後經同事介紹接觸到了林醫師,第一次門診當天經過林醫師的詳細檢查及說明後,充分了解了最先進的微創手術的好處:傷口小、只需局部及靜脈注射鎮定劑、復發機率最低、不用插尿管甚至不用住院,當下就決定改找林醫師操刀了。手術當天林醫師看得出我的緊張,靜脈注射前握著我的手禱告讓我安心不少,前後含恢復室約2小時,真的就好像睡了一覺醒來就手術完成了。我是約2pm回到病房(為求安靜修養我還是安排了住院),再睡了一覺後約4pm已開始進食,5pm已可自己下床走去廁所小便,還可坐到小矮桌開筆電’辦公’,晚上睡前照服軟便劑後隔天上午已順利解便,除了上下床仍會感覺一些微痛及還不能用力咳嗽外,並沒有其他不適感。真的很幸運也很感謝林醫師精湛的醫術及先進的手術方法,還有台北疝氣手術中心團隊的貼心照顧,讓我快速且無痛的恢復健康。

All the Best,

Michael Wu 吳OO

就在要到某醫院手術的前一天 ,發現了台北疝氣手術中心……

因為工作的關係,常需要用力去搬東西,所以造成右腹部受傷,經過檢查後發覺是疝氣,所以以決定趕快動手術根除。在動手術之前,心情十分緊張 , 原本要到XX醫院動疝氣手術,但因那間醫院是採用腹腔鏡手術需要全身麻醉以及麻醉插管,我仔細問醫生,他說還要插尿管!

在幾經考慮後,覺得風險太高,所以選擇另尋醫院動手術!

在朋友的推薦保證下,我選擇了中心醫院的台北疝氣手術中心。與XX醫院不同的是,台北疝氣手術中心只需做局部麻醉,這點讓我覺得安心許多。林鼎淯醫生及手術團隊也都很細心的解說,舒緩我對手術的緊張感好,不再像一開始一樣的煩惱、擔心。手術只有睡一下就開完,術後也不會有任何不適,復原情況也十分良好。

感謝台北疝氣中心的醫生及團隊們,讓我放心舒適的動完手術。

板橋 程先生 2014年1月

當天的疝氣手術過程十分順利,好像舒服地睡了一覺

我從小就有疝氣,父母親曾因此帶我去看過醫師,可能當時的狀況不嚴重,所以就沒有進行手術治療。後來歷經求學、從事各種激烈運動、服兵役、工作, 我以為這輩子可以與疝氣和平共存,直到去年底因搬家搬了許多重物後,疝氣的情況越來越嚴重,雖然躺平時可以推回腹內,但站立與走 路時的墜落情形已影響到正常生活。

今年初我開始做各種疝氣手術的查詢與比較,原本已決定到中部動疝氣手術,但臨行前又在網路上找 到台北疝氣中心,在了解台北疝氣中心的醫療背景後,我就馬上決定預約門診。

門診當天,林醫師仔細檢查我的狀況,在得知我不久後有 出國的計劃後,林醫師更熱心協助安排病房並儘快動疝氣手術。由於門診當天我是一個人就診,所幸在所有醫療團隊的貼心協助下,我得 以順利進行手術。當天的手術過程十分順利,好像舒服地睡了一覺,手術當晚我已可以自行下床上廁所,當天下午就出院返家。

很感謝醫 師高超的開刀技術,解決我長久以來的大患。和其他林醫師的病患一樣,我也建議疝氣病患盡早動手術,只要找到好醫師,既不必擔心手術及復發的問題,也可以早日重拾正常健康的生活。

任何人面對不熟悉的領域,面對「不確定性」,難免會感到恐懼….

卜先生口述; 劉惠敏整理 2016/4/4

為了動疝氣手術,卜先生做了萬全的事前功課,可見他謹慎認真的性格。

去年發現罹患攝護腺癌,10月馬上就動了手術。12月發現鼠蹊部位一邊鼓起,還嚇了一跳、「擔心是什麼瘤…」。不過上網查詢、又給醫師看過,確知是疝氣,找到說明清楚的「台北疝氣手術中心」網站,他也很快地決定動手術。

「當然是要愈快決定愈好」,卜先生說,從1歲到101歲都有可能疝氣,但若拖延以致組織沾粘、壞死「也是有可能的」。雖然他疝氣症狀影響生活不大,偶爾快步走路稍疼,只要放慢腳步即可,但他決定迅速處置,從發現、到手術僅一個半月,「要不是碰到過年,應該會更快」。

術前,他也謹慎地請教過麻醉科醫師,「問得很清楚,才能更安心」。他轉述麻醉科醫師的話:一般人認為疝氣是小手術,但仍是應該「要小心的手術」。謹慎的他也查看不少資訊,雖然僅有極小的風險機率,但如果有麻醉或神經性的後遺症「難免會辛苦了」。

手術及術後恢復都很好。卜先生疝氣手術後10分鐘就清醒、下床,一周後拆線、一個月後回診,「一切都很好」。有空就去健身房運動的他,也歸因於平時規律運動的習慣,「術前、術後恢復都很好」。

「除了高超的技術,更重要的,還要有愛心耐心」!卜先生很認真的說,「不確定,就會擔心」,任何人面對不熟悉的領域,面對「不確定性」,難免會感到恐懼。而在台北疝氣手術中心,從醫師到護理師、行政人員皆讓人倍感親切,完整詳細的說明、麻醉科醫師的會診,都是排除醫療領域外行人「不確定性」的關鍵。

強而有力的信任基礎下,「就沒有了懼怕」,他進一步說,台灣的醫院、醫師技術不是問題,「但有沒有愛心、耐心解釋,這個差別很大」!因此他很肯定地說,對疝氣病人來說,台北疝氣手術中心「是不二選擇」。「當然有保險的人,當然更是不二選擇」,他笑著說。因為私人醫療險都有給付,因此保險費給付幾乎可以涵蓋自費的費用。整合式微創手術雖需自費醫材等額外費用,但術後副作用、復發率卻也比傳統手術低得多。

「好病人也是關鍵」,護理師補充說明,術後的伸展操、用藥、回診等,卜先生都認真執行,「我運氣不錯,碰到好醫師、專業人員,我當然要完全配合啊」!

這次手術,「不僅解決了疝氣,也把我其他問題解決了」….

牙科程醫師口述; 劉惠敏整理 2016/4/4

這次手術,「不僅解決了疝氣,也把我其他問題解決了」。70歲的程醫師開心的說,同樣身為醫師,他更樂於將自己的經驗與他人分享。

從小就很容易感冒的程醫師說,高中開始鼻竇炎便如影隨形,直到現在依舊容易鼻過敏。重視健康、維持慢跑習慣的他,卻因為前年冬天寒流下的慢跑而重感冒,「可能加上PM2.5、霾害、空氣污染」,感冒症狀持續兩個多月都看不好。最後,在榮總胸腔內科檢查發現氣管炎,吸類固醇、吃抗生素才將症狀壓制下去。

之後還是時常咳嗽,「居然咳了一年多」。去年10月,為了要把痰咳出來,用力到「把疝氣咳出來了」。一般外科醫師建議,等咳嗽症狀控制住再手術,他便等到了今年農曆年,「至少可以忍耐等有痰才咳」,他才準備要動疝氣手術。

「適巧」,程醫師覺得自己很幸運,上網搜尋時發現了「台北疝氣手術中心」,知道最新、無痛僅需局部麻醉的疝氣手術;「又適巧」,他一個從挪威回來的牙科病人,才在手術中心動完兩邊疝氣手術,第三天就來看牙醫,稱讚手術開得好、「睡了一覺,出來就好了」。

程醫師倍感信心,年後就立刻掛號,「而且,台北疝氣手術中心林(鼎淯)主任什麼都照顧到了」。包括術前三天的抗生素,年長男性需要照顧到的攝護腺排尿問題,連晚上需禁食、禁水可能引起胃酸分泌的不適,也準備好了胃藥,「實在照顧得很好」,加上術後四天的抗生素、止痛藥,「不過因為不怎麼痛,我幾乎沒吃(止痛藥)」。

雖然傍晚就可以出院,剛好自己的牙科休診,也擔心家中有個活蹦亂跳的小孫子,乾脆住院一晚當休息。護理長的照顧也讓他感到安心,「連上下床動作都有衛教」。

還沒拆線前,程醫師去聽台安醫院護理師分享自然醫學,護理師建議三分之一紅蘿蔔、洋蔥、甜菜根及半顆蒜頭,加上一湯匙小麥草粉打成汁治咳嗽。不過等到有機會上市場買材料,他發現自己幾乎已經沒有咳嗽困擾,連失靈已久的嗅覺,「現在也都聞得到味道了」。他評估,可能是術前術後吃的藥,把造成咳嗽的問題也治療得差不多了。

拆線之後的程醫師說,「一切都好了,很舒服」。他很篤定地分享這美好的「適巧」,專門的泌尿外科還是最好的選擇,「尤其林醫師照顧得這麼好」。

除了醫術 愛心及耐心更是良藥!

在泰國定居近30年的英文老師

Hunt先生是一位已退休,在泰國教了二十多年英文的美國人。在泰國落地定居近三十年的歲月,他不曾回到美國家鄉。因為罹患疝氣,他計畫出國手術並順道回美國家鄉看看親人。由於體質敏感,他不想採用人工網膜修補法。Hunt先生搜索並比較了全世界專門採用『自體組織修補法』的疝氣醫院。他最後挑選了『台北疝氣手術中心』。Hunt先生的返鄉之旅,中途經抵台灣進行疝氣手術。他體驗到這生中最溫馨、視病如親的醫療團隊。他記錄下他的返鄉醫療之旅的過程,文中並提到,『林醫師及他的團隊待我如家人般,如此親切、如此真誠。….說真的,我真希望不要離開,可以一直待這兒…..。』

This is the itinerary of a patient from a foreign land

1. Arrive Taipei’s Taoyuan Airport

2. Go through Immigration

3. Collect your luggage

4. A driver with your name on a sign will be waiting just outside the baggage area.

5. Ride into town (40 minutes) in a Mercedes Benz sedan to your hotel (no charge to you)

6. The Eastin Hotel is best because it is just around the corner from the Central Clinic and Hospital, not more than a 30-meter walk.

7. The Eastin Hotel is on the 14th floor of an office building. The rooms and staff are friendly and efficient

8. Next morning Glen, the Hernia Center’s General Manager, will come to the hotel and escort you to the Joshua Hernia Center on the 12th floor of the hospital.

9. Dr. Lin will meet, examine and consult with you explaining the operation

10. A big plus is Dr. Lin will pray with you for success of the operation and your recovery

11. Mr. Chen, an assistant, will escort you to the second floor for a chest x-ray, EKG, blood test within minutes, no long waiting

12. Back upstairs you will wait one half hour to forty-five minutes for the test results which come back surprisingly fast

13. Then Mrs. Chin, Dr. Lin’s nurse, and Glen will walk you to the elevator and to the operating floor

14. You will take off your clothes, put them in a locker and put on a green operating gown

15. The operation staff will walk you into the operating room and lie you down on the operating table

16. Dr. Lin will come in ready for your 20-30 minute surgery and calm you down as the staff set up the IV and preparations for the surgery.

17. You will be given a mild sedative and you go to sleep

18. You will wake up in the recovery room around thirty minutes later and the bed you are on will be wheeled upstairs to a hospital room adjacent to Dr. Lin’s office on the 12th floor.

19. You may be released shortly after, or you can stay the night in that room for a few dollars more

20. I suggest you stay the night, be pampered; you deserve it.

21. Or you will be walked back to the Eastin hotel and to your room. The pain is minimal.

22. The next day, in the late morning, Dr Lin will change your bandage and instruct you how to take care of the wound.

23. Glen and Mr. Chen will help you take care of everything you need: hospital bill payment, airline confirmation, currency exchange, city tour; whatever you need to prepare for your departure.

24. The hospital will accept credit cards for payment

25. A driver will come to your hotel and assist you with your luggage, drive you to the airport, and take you to the correct airline check-in booths (no charge to you)

Suggestions:

1. Going through immigration can be a long wait. However long it takes the driver will wait for you.

2. I suggest after deplaning go to the immigration information counter, located just before the long lines, tell them you are in pain and will have surgery in the morning. They will probably assist you by wheelchair through immigration, baggage claim and out to the lobby. An hour to an hour and one half standing in line can be a painful experience.

3. No matter at what time of the day or night there will be a long line of people going through immigration (Non-citizen Visa); with as many as two to five hundred people (two or three airplane fulls) and only four immigration agents processing them.

4. Better yet, in your home country ask for wheel chair assistance to your airplane. That airline company’s agent will whisk you through immigration and to you airplane. In Taipei a wheel chair and attendant will be waiting at the airplane door to whisk you though immigration, baggage claim and out to your awaiting driver.

5. Be sure to stay at the Eastin Hotel. Drivers will pick you up and drop you off at any other hotel and take you to the hospital if you want to stay in another hotel, but the Eastin is an incredible hotel and staying there simplifies things, especially if you are experiencing culture shock.

6. Dr. Lin and his staff are wonderful, dedicated individuals who treat patients like family. They were so friendly and genuinely caring that I, honestly, didn’t want to leave, but to stay and hang out with them.

A Layman’s View of Dr. Lin’s Technique

Dr. Lin’s hernia technique comes from years of practice and research. He uses the metaphor of a volcano to describe his procedure. The hernia, a volcano, begins with an exertion tear of the abdominal muscles that encase the intestinal sac. Surrounding tissues will begin to leak out of the tear, like a volcano erupting. Over time the tissue and sometimes part of the intestines will push out creating a bulge, the volcano. It could, in males, begin to push downward alongside the groin canal toward the scrotum that holds the testicles.

Almost all hernia doctors around the world use a mesh to keep the bulge from protruding which can cause further problems because mesh just covers the bulge and does not correct the torn lesion in the abdominal wall that erupted in the first place. This type of operation takes only fifteen to twenty minutes while Dr. Lin’s procedure takes longer (about 30 minutes) because he corrects the source of the hernia.

Dr. Lin makes an incision between two to three cm in length. With a special tool he developed he gently pushes the bulge back until it is flat with the abdominal wall. He then sews that hole up to keep the intestines firmly inside where they belong. Then he begins to sew up the torn muscle tissue using an overlapping system of suturing that resembles locking your fingers together.

Since, on males, the herniated tissue probably started to move downward alongside the spermatic cord, Dr. Lin sutures around where the cord comes out of the intestinal wall on its way to the testes so that in the future no tissue will be able to follow that path, a failsafe to a successful operation. He finishes the operation by stapling the incision shut and applies a bandage.

Dr. Lin is a firm believer that most hernia could be repaired with natural tissue, while mesh involves some risks of repeated hernia or complications of a foreign object within the body.

Wayne L. Hunt
Bangkok, Thailand

除了詳盡資訊及迅速回答、安排,還有醫師採用自然組織重建,不用人工網膜的策略,「人工組織絕對比不上自己天生的」,這點讓他非常放心。

文:James口述,劉惠敏整理 2016/2/19

太平洋的島國馬紹爾群島,因位處珊瑚環礁、美麗的海洋生態而聞名,曾被美國托管近40年的這個熱帶島嶼,其人民至今仍高度依賴美國,可自由進出美國居住、就業及就學。

雖然是台灣的邦交國,不過多數台灣人對馬紹爾群島很陌生。出現在台北疝氣手術中心的James,就是來自這個神祕、美麗的島國。在馬紹爾群島政府部門工作的James,與來自另一個豐沛島國的台灣女子戀愛、結婚,共同在馬紹爾群島生活。

一向注重健康的James說,馬紹爾群島醫療水準仍沒台灣好、專科醫師人力不足,當地一名外科醫師表示,疝氣手術需要全身麻醉、風險高。因此發現自己罹患疝氣,同時也查詢夏威夷及台灣的醫院,而台北疝氣手術中心的英文網站資訊豐富,Email詢問很快就得到親切回應,從動畫影片清楚知道手術進行方式,因此跟老婆預定了耶誕假期的機票,順道回台度假。

James說,台北疝氣手術中心吸引他的,除了詳盡資訊及迅速回答、安排,還有醫師採用自然組織重建,不用人工網膜的策略,「人工組織絕對比不上自己天生的」,他透露,雖然只是身體的小問題,他一樣認真的找資料,林鼎淯醫師加拿大醫療交流學習的經驗等,讓他非常放心。從術前安排、手術到術後追蹤,都沒有壓力、感到非常開心,對他來說是很棒的醫療經驗。

在馬紹爾群島時常打網球、浮潛、游泳的James,在台北手術後「按奈」了一陣子,移動都很小心翼翼,不過才休息不到一周,就跟老婆騎單車,「台北的單車道做得真好」,他開心分享,從大稻埕一路騎車到關渡,30公里的沿途景觀很舒適,也顯見高度信任這次手術結果。回到馬紹爾群島後,James也因為知道如何繼續與醫療團隊保持聯絡,開心地挽著台灣嬌妻回家去。

看到台北疝氣手術中心對相關病情有深入的探討,也得知最新的治療方式是微創手術

因工作需長時間站立的關係,一直沒有積極處理疝氣的問題,但狀況愈來愈嚴重;原本要在大型教學醫院開刀,期間在網路上查詢相關醫療訊息,看到中心診所台北疝氣手術中心對相關病情有深入的探討,也得知最新的治療方式是微創手術;於是取消大型教學醫院門診,改掛中心診所台北疝氣手術中心治療;傷口很小且不會有疼痛感,手術隔天就可回工作崗位上班;林醫師醫術精湛,對病患細心照顧,出院後亦接到數通林醫師關懷的電話;所謂醫者父母心。很感謝台北疝氣手術中心團隊

這是我第一次動手術。很感恩找到了您,也體會到其實術前的恐懼比術後大上100倍。

Dear林醫生您好:

這是我第一次動手術,手術前幾天是很焦慮的。雖然在網路上尋找到您就是最適合幫我治療的醫生,但對於未知的恐懼還是在心頭,手術當天早上孫護理師很親切地幫我一項項地解說,準備手術時,身體開始不由自主的發抖,抖到牙齒都咔咔咔響,躺在手術檯上的我無助地問「可以請林醫生幫我禱告嗎」,不久後您就進來喊了我的名字,開始握住我的手,摸著我的頭,開始幫我禱告。那是我握過最溫暖的手,讓我的心安定了下來, 然後就睡著了,醒來後右邊的傷口完全不疼,只有左邊有些微隱隱作痛,等您門診結束後上來關心和我解說,右邊是一般女生做的高位結紮,左邊做的是後壁修補,所以會比較不舒服一點。現在傷口其實都沒有痛,只是下床腳踏地時要適應一下,這次的手術很感恩找到了您,也體會到其實術前的恐懼比術後大上100倍。

再次感謝您和您的團隊。

祝福您 平安幸福

診斷確定是疝氣復發,而且長期疼痛的感覺可能是當時放的人工網膜沾黏神經的關係..

我住在哥斯大黎加,兩年前回到台灣在某大醫學中心手術疝氣,真是一段痛苦的回憶:手術是用半身麻醉,打了兩針的腰椎都沒完全作用,手術中還是有感覺,手術中也沒看到主治醫師,不清楚是否主治醫師親自執刀。手術後回到病房,發現竟然插著導尿管,很不舒服,而且因為半身麻醉的關係,一直平躺到晚上都不能起身,也不能吃東西;手術後出院傷口處疼痛的感覺一直持續,沒有停過,問醫生他也說不出所以然來,只解釋說我可能體質比較敏感。手術後半年又鼓起來,就飛回台灣,經由弟弟的打聽及介紹,找到台北疝氣中心,林鼎淯醫師診斷確定是疝氣復發,而且長期疼痛的感覺可能是當時放的人工網膜沾黏神經的關係。手術過程採用局部麻醉加上一點鎮靜劑,讓我睡了一覺,過程都不會痛,到病房就起床尿尿,舒適感跟之前那次真是天壤之別!林醫師說,手術已將人工網膜減除,手術後不僅疝氣好了,疼痛感也沒有了。我很後悔當時第一次手術沒有打聽清楚就去大醫學中心開刀,也很慶幸可以找到台北疝氣中心幫我解決了問題。

選對醫生真的很重要,可以減少很多的問題……

我是左側腹股溝疝氣患者,之前在台北某大醫院檢查出來,告知我需要半身麻醉,需住院三天,雖然知道疝氣是小手術,但是這樣的方式還是讓我卻步了,打算再觀望看看,後來在網路上搜尋到台北疝氣手術中心,在了解了醫師的醫療背景後,就決定掛門診看看。

門診當天,林醫師很仔細地幫我檢查,告知我不但有疝氣,還有精索靜脈曲張,頓時讓我又緊張了一下,不過林醫師說可以在這次手術中一併解決。後來很仔細地告知我手術採局部麻醉及手術處理的方式,讓我安心不少,約定了住院手術的時間。

手術當天,有專人接待安排,手術前林醫師還來病房安撫我緊張的情緒,讓我安心不少,手術過程採局部麻醉加上一點鎮定劑,好像讓我睡了一覺起來手術也結束了,到了病房就可以吃東西了,手術當晚已可以下床上廁所,術後傷口真的不會痛。

真的很感謝醫師的高超手術技巧,減少我很多的不適感,所以選對醫生真的很重要,可以減少很多的問題,我很高興我有多比較,選擇台北疝氣中心,解決我的疝氣問題。

新北市 張先生 2013年3月

我手術前非常緊張,林醫師還握著我的手幫我禱告,很感動,也很奇妙,恐懼就不見了!

我是一個很怕痛的人!之前在公家機關管財務,多年養成細心的工作態度,但也是很神經質!林醫師在手術前跟我溝通非常清楚,也非常有耐心,甚至還會回應我的簡訊。我手術前非常緊張,林醫師還握著我的手幫我禱告,很感動,也很奇妙,恐懼就不見了!手術中我很舒服的睡了一覺,手術完到了恢復室,太太來看我,我第一個反應是「感謝 上帝!」,一點都不痛;回到病房就起來吃飯跟上廁所,當天就出院回到苗栗的家。我做了正確的選擇!

新式微創疝氣手術法,解決困擾我十幾年因腹壓導致腸穿破腹壁膜..而在腹股溝部位凸起那種異常的苦楚!

在此要大感謝林醫師精湛的新式微創疝氣手術法,解決困擾我十幾年因腹壓導致腸穿破腹壁膜..而在腹股溝部位凸起那種異常的苦楚!過去常因工作忙若沒將腸子及時推回,接下來就越來越硬難推回去!每天必面臨一次痛倒在床開冷氣、電扇.. 冒冷汗搏命半小時之久才處理好!尤在走路時..忍不住習慣將手放褲袋內扶推即將要墜落的腸子..雖有點不雅!但實在也別無他法!膀胱因腸子擠壓之故…尿完了又想尿!生活中確實帶來極大的不便!因這事兒起先很難跟朋友分享..然而只好向全能的神傾訴…求祂幫助我能找到好醫院能專精處理治療疝氣的醫生,又不想在體內放置人工網膜..又要復發率要低..找遍網路網友分享及多家疝氣治療醫院..感謝主!最終主讓我敲定選擇【台北疝氣手術中心】經訊息聯繫疝氣中心林醫師專屬陳秘書,選定日期並靠著上帝給我無比的信心,同時也告訴了教會牧師會友..為我祝福禱告手術順利!家兄弟姊妹、老婆、兒子、女兒都陪同打氣加油!相信我這捨近求遠找林醫師必有神的旨意~和林醫師初次見面並得知是主內弟兄~讓我更寬心相信一切都是神美好的安排,謝謝林醫師同心攜手在主裡一起為我祝福禱告~手術至今屆滿月餘,很高興終於擺脫了過去每天面臨腹股溝疼痛折磨之苦!回想手術前後疝氣中心醫護人員給於親切、安心、舒適看顧及細心照護!如今的感覺宛如聖經上說【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感謝主!讚美主~我的身體經林醫師的手術治療,如今無論上山、下海、散步都已如釋重負!夫妻情趣生活也更有感!哈~我已是新造回春之軀了!謝謝林醫師及醫療團隊們~願神醫治的大能與林醫師醫療團隊們同行!造福更多身陷疝氣之苦的疝友們~

我永遠不會忘記林醫師抓著我的手幫我禱告手術一切順利 ,下一刻我就睡著了,醒來後當天就可以下床 。

根據研究顯示台灣是全世界醫療技術,僅次美國,德國的國家,所以能在台灣就醫是很幸福的,如果你還猶豫是否值得要手術解決困擾的人。我的個案或許可以做一個參考,我長期害怕手術所以遲遲不就醫,今年我必須在海外唸書,想說出國出前必須處理好疝氣,於是分別去北中南有名的醫院掛號,親自面談後,讓我最放心的是台北疝氣中心的林醫師。

第一次會診有別於其他醫院的倉促或公式化的面診,林醫師檢查後很nice的解釋我疝氣原因 ,狀況以及手術方式,了解到林醫師經驗豐富,有好幾年臨床經驗 ,加上是局部麻醉的關係,不像全身麻醉可能對心肺負擔比較大。我拿查到的資訊詢問很多問題,醫師都很有耐心的分析給我聽 ,護士也很親切的解釋 ,陳先生很友善協助我了解流程 , 後來又去找資料發現台北疝氣中心是專門針對疝氣所設置的,所以會特別了解患者對手術未知的擔憂,手術會發生的風險的都會事先告知,網站上也有很多個案分享讓我覺得真實度很高, 加上疝氣中心是在中心醫院有大醫院的資源讓我很放心.就決定請林醫師幫我開刀。

手術當天林醫師說我唯一要做的就是放鬆睡一覺,剩下的放心交給我們團隊。我永遠不會忘記林醫師抓著我的手幫我禱告手術一切順利 ,下一刻我就睡著了,醒來後當天就可以下床 。醫生檢查傷口時說他是順著皮紋的紋理縫上的,之後幾乎不會看到疤痕,又知道女生愛美消毒時也顧慮到是否會色素沈澱真的非常細心。回家後醫院都會關心我恢復的狀況,讓我覺得非常貼心,手術後我恢復良好。這一切都感謝台北疝氣中心的醫療團隊,希望更多有像我一樣的人,都能接受良好的治療 恢復健康!!

–2015/10/15

因為我年紀大,會耽心半身麻醉的風險,又不想再放置人工網膜…

我是黃牧師,今年87歲,多年前在台北某大醫院手術的腹股溝疝氣復發了,當時是採用人工網膜修補,可是還是又發作。平常上台講道時要用力就會感到不舒服,但是因為我年紀大,會耽心半身麻醉的風險,又不想再放置人工網膜,不斷的禱告 上主幫我,奇妙的是,2012年五月,經過我的泌尿科醫師介紹我到台北疝氣手術中心,他們是採用局部麻醉,就沒有半身麻醉的風險跟不方便;手術前林鼎淯醫師還跟我一起禱告,手術及麻醉的過程非常舒適,睡了一覺,一點不舒服的感覺也沒有,手術完就可以吃飯跟下床上廁所,現在疝氣修理好了,講道可以很投入,感謝 上帝! 哈利路亞!

林醫師說我的疝氣因為拖延久,所以處理起來較複雜,還好他們有經驗,避免許多可能會傷到重要器官的陷阱。

我疝氣已經十年,這十年也是我從糕點學徒到獨當一面的師傅的十年,平常揉麵糰、搬重物讓我的疝氣愈來愈大。我是單親爸爸,一方面工作跟照顧小孩兩邊忙碌,一方面也害怕手術,一直拖延。最近已經像八吋蛋糕那麼大,愈來愈不舒服,本來平躺時會縮回去,最近這半年已經推不回去,我決定要手術徹底治療。經由網路知識的搜尋,我找到台北疝氣手術中心,醫師仔細的幫我檢查,手術住院準備有專人安排,節省我對醫院的陌生感,手術前林醫師幫我禱告,讓我的恐懼減少,手術過程很快,局部麻醉加上一點鎮靜劑,我睡一覺醒來,到病房就可以起床吃東西,林醫師說我的疝氣因為拖延久,所以處理起來較複雜,還好他們有經驗,避免許多可能會傷到重要器官的陷阱。我奉勸有疝氣朋友早點手術治療,不要拖延!

他們跟其他醫院不同,是採用局部麻醉,林主任跟我們仔細的討論父親的病情,也在手術上做積極的準備…

我父親已經89歲,警政署退休,五十年老菸槍的歷史,心臟跟腎臟功能都不好,吃很多種藥,疝氣超過三年,幾個大醫院的醫師都因為手術跟麻醉的風險建議避免手術。但是疝氣愈來愈大,造成消化不良,食慾下降,看到父親的痛苦,我們積極的打聽,後來找到台北疝氣手術中心的林醫師,他們跟其他醫院不同,是採用局部麻醉,林主任跟我們仔細的討論父親的病情,也在手術上做積極的準備,林醫師跟父親說「張局長,我們一起努力吧!」父親很高興的接受手術,手術順利的完成,父親的疝氣治好,而且食慾恢復了,身體體力好起來,現在已經可以出門散步!

我建議疝氣病患盡早動手術,只要找到好醫師,既 不必擔心手術及復發的問題……

我從小就有疝氣,父母親曾因此帶我去看過醫師,可能 當時的狀況不嚴重,所以就沒有進行手術治療。後來歷經求學、從事 各種激烈運動、服兵役、工作,我以為這輩子可以與疝氣和平共存, 直到去年底因搬家搬了許多重物後,疝氣的情況越來越嚴重,雖然躺 平時可以推回腹內,但站立與走路時的墜落情形已影響到正常生活。 今年初我開始做各種疝氣手術的查詢與比較,在網路上找到台北疝氣中心,在了解台北疝氣中心的醫療背景後,我就馬上決定預約林醫師門診。

門診當天,林醫師仔細檢查我的狀況,在得知我不久後有出國的計劃 後,林醫師更熱心協助安排病房並儘快動疝氣手術。由於門診當天我 是一個人就診,所幸在所有醫療團隊的貼心協助下,我得以順利進行 手術。當天的手術過程十分順利,好像舒服地睡了一覺,手術當晚我 已可以自行下床上廁所,隔天下午就出院返家。

很感謝林醫師高超的開刀技術,解決我長久以來的大患。我建議疝氣病患盡早動手術,只要找到好醫師,既 不必擔心手術及復發的問題,也可以早日重拾正常健康的生活。

柯先生 46歲 台北市 2013年2月

回台手術是當然的選擇、我曾在大陸動手術、只能說不堪回首,但真的有符合我理想的疝氣手術嗎?

序曲:

我是名離鄉多年,在上海打拼的台商、在外最怕的就是有病痛,除了身心折磨,還要加上在遠比台灣落後的醫療環境中痛苦的求醫過程、去年秋天、冼澡時偶然摸到 右側腹下有股氣團、正好在日本行醫的外甥在上海旅遊,他肯定的告訴我是疝氣。

初期沒什麼症狀、雖然知道除了手術無他法可尋,知道拖越久越糟糕、但終究人性勝于理性、僥倖心壓制了行動力、直到每次洗澡時感覺越來越大、並已有了巨大的 心理壓力、我知道是該面對它了。

抉擇:

回台手術是當然的選擇、我曾在大陸動手術、只能說不堪回首、再來考慮的是我的病史有過全麻、半麻、術後的恢復都很不舒服、能局部麻醉嗎?還有傷口肯定越 小越好、這也關係到恢復期的長短、返回工作崗位的時間‧‧‧‧‧‧真的有符合我理想的疝氣手術嗎?

鍥而不捨的尋找、終於在回台前三天,台北疝氣手術中心跳入我的視線,局麻,傷口2到3公分、術後立即起床活動進食、六小時後出院、五天後回診拆 線‧‧‧‧‧就是它了。

初遇:

三天後的下午我巳坐在中心診所醫院旳林主任候診室門口、有點忐忑、

畢竟到底到目前為止、只有文字、電話旳交流‧‧‧直到進到診間、林主任用即將化解我苦痛的厚实的手掌與我緊握、溫煦的笑容加上透過他鏡片面堅毅的眼神、加上細緻的診斷及說明、我為自己的選擇感到慶幸。

後記:

手術的過程一切順利、術後一小時我已吃下一大碗阿宗麵線、寫這文章時、是術後第七天、昨天已回診拆線、現在 舒服地坐坐家中享受這難得的休息,下週我就可以回到上海工作、感謝主、雖然我不是如林主任一樣是個虔誠的基督徒、但我堅信他高超 的醫術及關懷病患強大的愛心力量、肯定來自ㄧ股超自然的信念、感謝他也祝福他及他的團隊。

洪00 書于 桃園家中 2013年五月

現在我都不用擔心腹股溝旁會忽然間突出來,也恢復以前生活。更難能可貴的是事後還接到林醫師親自打電話問候我恢復情形,我真的感到受寵若驚

我是一位住宜蘭的教師,今年43歲,於二月份時突然發現我左邊的腹股溝突起一粒,我心想該不會是不好的東西吧?!所以馬上去找醫師檢查,醫師說看了之後就說是疝氣,要馬上開刀,安排在下星期。我的心中鬆了一口氣,但也充滿疑惑?

我的身體狀況一向都很好,不抽煙、少喝酒,早睡早起,沒有不良習慣,有規律的運動習慣,疝氣不是小孩或是老人才會有嗎?奇怪我怎麼在這個年紀才得疝氣?疝氣非得要馬上開刀嗎?是用什麼樣的手術方式呢?所以我就上網查詢相關的資訊,瞭解之後,再去掛號問當地的醫師,結果確認那是舊式的手術方式,然後我再搜尋相關的報導與資訊,得知台北疝氣手術中心在疝氣手術方面有非常精湛的醫術與豐富的經驗,因此我便北上到台北掛號,經過林醫師的詳細說明與檢查後,安排下週手術,同時我也詢問是否可以順便進行結紮手術?以免日後 的麻煩,他說可以在進行疝氣手術時,順便進行結紮,這只是小手術,而且手術當天就可以回家,不影響作息,只要請假一天就可以,但考量到交通及保險,所以我還是住院一天。

手術當天,我隻身前往,在經過身體檢查及相關手續後,便進手術室,在麻醉師及醫療團隊詳細說明後,林醫師出現安撫我手術前不安的情緒,不知不覺中,我漸漸進入夢鄉,當我醒來後,手術已經完成,護理師告訴我手術相當成功,在恢復室短暫停留後,我被推回病房,經過休息後,我漸漸感到恢復正常,到了傍晚,我就可以自行下床上廁所,晚餐則到醫院附近用餐,晚上還可到附近知名的頂好商圈逛逛。第二天早上在醫師確認OK之後,即可辦理出院手續,回到可愛的家。

很感謝醫師的高超醫術,讓我免於疝氣之苦,而且經過手術之後,生活都一切正常,只是要再經過一個月之後,才能進行激烈運動,現在我都不用擔心腹股溝旁會忽然間突出來,也恢復以前生活。更難能可貴的是事後還接到林醫師親自打電話問候我恢復情形,我真的感到受寵若驚,深感林醫師 的仁心仁術,如果世界上的醫師都能夠像林醫師一樣視病如親,這世界就能夠減少許多苦痛,在此,由衷的感謝林鼎淯醫師。

選對醫生真的很重要,可以減少很多的問題,我很高興我有多比較,選擇台北疝氣中心,解決我的疝氣問題。

我是左側腹股溝疝氣患者,之前在台北某醫學中心檢查出來,告知我需要半身麻醉,需住院三天,雖然知道疝氣是小手術,但是這樣的方式還是讓我卻步了,打算再觀望看看,後來在網路上搜尋到台北疝氣中心,就決定掛門診看看。

門診當天,林醫 師很仔細地幫我檢查,告知我不但有疝氣,還有精索靜脈曲張,頓時讓我又緊張了一下,不過林醫師說可以在這次手術中一併解決。後來 很仔細地告知我手術採局部麻醉及手術處理的方式,讓我安心不少,約定了住院手術的時間。

手術當天,有專人接待安排,手術前林醫師還來病房安撫我緊張的情緒,讓我安心不少,手術過程採局部麻醉加上一點鎮定劑,好像讓我睡了一覺起來手術也結束了,到了病房就 可以吃東西了,手術當晚已可以下床上廁所,術後傷口真的不會痛。 真的很感謝醫師的高超手術技巧,減少我很多的不適感,所以選對醫生真的很重要,可以減少很多的問題,我很高興我有多比較,選擇台北疝氣中心,解決我的疝氣問題。

我是一個沒有動過手術的人!我建議疝氣病患盡早動手術,只要找到好醫師,既不必擔心手術及復發的問題,也可以早日重拾正常健康的生活。

我是一個沒有動過手術的人!

一開始腹股溝腫腫的,不曉得是得到什麼怪病,搞得非常緊張,到處上網查資料,最後看到這個台北疝氣手術中心!經過email的詢問,建議我掛號給醫師檢察,經過醫師的診斷,確診是腹股溝疝氣! 就安排了一星 期後手術。手術過程是用局部麻醉和一些鎮定劑,感覺就像睡了一覺,醒來之後都沒什麼痛的感覺,到病房後就可以吃東西、可以上廁 所,隔天就可以上班了!整合式微創疝氣手術真的很棒,我一個月後的國外旅遊完全不用擔心搬重物,更重要的是解決了我的問題並且一勞 永逸,非常值得推薦!

深坑 謝先生

初診日期為10/18,於10/24進行手術,經休息後仍可準時且安心入伍!

林醫師團隊您好:

真的非常感謝您的細心診斷及照料,以下為我想分享給病友的心得。

本人為二十五歲男子,約莫 兩年前,有時會因劇烈運動後而感覺靠近胯下處有些不適感,解開褲子後可發現左側胯下處出現一浮腫現象,但因並非時常發生,且只需 休息片刻便可恢復正常,故沒立刻就醫。

在近期時,病況有逐漸明顯且發生頻率有增加之趨勢,常因此症狀引響睡眠品質,或要打籃球前 仍需擔心是否會復發,故自行上網查詢症狀的發生原因,初步自行判定可能為疝氣,並查詢到台北疝氣中心具專業的治療團隊及醫療資源,便前往就診檢查。

本人初診日期為10/18,經醫師觸診後判定本人症狀為左腹股溝疝氣,需經由開手術後方可根治,但因兵役問 題須於11/14時入伍接受新訓,倘若無即時治療仍可能於新訓期間感到不適,並可協助開手術證明使新兵訓練可多一層保護。

在看診時,醫師相當專業且親切,仔細說明本人的病況疾病因、醫療保險、手術方式及麻醉相關資訊,並說明台北疝氣中心具有微創手術相關資源,可減少術後的傷口大小及疼痛,加快術後傷口癒合及恢復,其使本人更加放心且決定於本院進行疝氣手術。手術前並進行心電圖、血液及胸腔X光檢查,以確保手術及麻醉安全。我於10/24進行手術,經休息後仍可準時且安心入伍!

林醫師及護理師您們好,謝謝你們幫我醫好我多年的毛病,謝謝!

林醫師及護理師您們好,我是00,術後第三天我已經可以炒菜了! 謝謝你幫我醫好我多年的毛病,您有放假的話可以來我公司我再請您吃我的拿手菜,再跟您說聲謝謝啦!

短短三年時間連續發生兩次疝氣,是不是輪班工作十幾年,加上壓力把身體搞壞了?

我住苗栗,今年48歲,大約三年前也動過疝氣手術,是在台中的醫院做的,手術順利,直到今年七月,感覺另一 邊也出問題了,短短三年時間連續發生兩次疝氣,開始懷疑身體是不是變得更差了,是不是輪班工作十幾年,加上壓力把身體搞壞了,一 個念頭閃過,想調養好身體,順便治好疝氣,那就先吃中藥吧!網路上搜尋也不乏中藥治癒疝氣的成功分享,直覺的相信只要找到好的中 醫師,給自己一段時間調養應該會好,自己也學著每天用溫灸加強療效,無奈將近三個月過去了,還是沒有起色,這時,心想還是該要先 動手術了,再來調養身體,上網google一下又發現台北疝氣中心是微創手術,”傷口更小復原更快”,便決定了要上來台北做手 術,與林醫師聊天當中才了解到,能達到現今微創的成就也是歷經了許多波折,若非林醫師的堅持,可能到現在病人還無法得到微創帶來 的幸福,手術過程很快,採用局部麻醉加上一點鎮靜劑,睡了一覺已經在病房了,醒來之後就可吃東西起床尿尿了,(沒有手術後帶來的 不舒服感,好棒!)當天傍晚就回苗栗了。望著身上的兩道疤,左邊是在台中的醫院開的,右邊是台北疝氣中心開的,感觸很多,其一, 傷口只剩三分之一,復原很快,常忘了還有傷口,這不能那不能做的禁忌(當天出院就很方便活動了),其二,集合著一些老資格的醫護 人員,(手術中,一整個放心也感受著關懷溫暖。),很高興能有”微創手術”解決我的問題,展望未來,祝福林鼎淯醫師醫術更精湛, 造福更多人,希望在林醫師團隊的細心規劃下,能夠更方便無微不至地照顧病人,讓大家更幸福圓滿。以上,以自身感受回饋

苗栗 黃先生

台北疝氣手術中心回應效率極高,自己時間也有限,因此馬上透過網路預約,年假前的周五回台灣,周一馬上就向中心門診報到,周二早上進病房、下午就出院回家。

文:陳先生口述,劉惠敏整理 2016/4/1

不同的國家、不同的風情,周遊列國、環遊世界是不少人的夢想,陳先生因工作之故待過北歐、歐亞大陸數個國家,對他來說,「可以體驗不同的文化、跟不同的人打交道,增廣見聞及心胸視野」,的確是工作最吸引人之處。

最近一年陳先生派駐在波羅的海三小國之一的拉脫維亞。「一個超安靜的國家」,他如此形容面積是台灣1.6倍,但人口只有190萬人的北歐小國,去年冬天才第一次踏入拉脫維亞的首都里加,即便在市中心也是空空蕩蕩,因為地處高緯度,下午三點就天黑,常常是一片寂靜。

從台灣過去,「一開始非常不習慣」,沒想到一年多後回台灣,「反而是不習慣台灣到處都是人的吵雜了」,他笑著說。

一向有慢跑習慣,在拉脫維亞的街頭跑步後發現,「腹部怪怪的」。不久前才因腎結石第一次住院手術,一開始以為又是結石發作不以為意。但連續幾天,右邊鼠蹊部凸起一塊不消,才想起哥哥的疝氣經驗,趕緊上網搜尋資料。

上網就發現「台北疝氣手術中心」,陳先生從詳盡說明更確定自己是罹患疝氣,雖然不痛,但怪怪、不舒服的感覺,平時無法不在意,又擔心疝氣拖久了恐會更嚴重,馬上就寫Email給台北疝氣手術中心,馬上收到回應,當下就趁耶誕新年假期回台灣動手術。

「健康最重要阿」,如果可以當然選擇最好的!陳先生對台灣醫療很有信心,畢竟在國外語言不通、可能詞不達意,跟台灣不同,歐洲國家耶誕節到新年找醫師都不容易。一向健康的他,即便在國外駐點多年,都沒有去大醫院的經驗,僅有去年因腎結石住進了拉脫維亞的醫院。他說,其實拉脫維亞醫師素質好,但醫院硬體設備不如台灣先進,公立醫院陳舊,也不如台灣醫院乾淨明亮。

「何況還有便利的網路」,陳先生發現台北疝氣手術中心回應效率極高,自己時間也有限,因此馬上透過網路預約,年假前的周五回台灣,周一馬上就向中心門診報到,周二早上進病房、下午就出院回家。

一周後再回診拆線的陳先生說,「感覺很好阿」!拆線後就可洗澡,除了第一、二天因為小小的傷口,碰到時會有隱隱的痛,之後愈來愈好,「現在都活蹦亂跳的」,回診隔天就要飛回拉脫維亞。本來就「百分百」相信醫師的他說,之後有什麼問題都可以用Line詢問,方便又安心。

怎麼這麼有信心?陳先生說,對台灣醫療本來就有信心,而台北疝氣手術中心的網站資訊豐富,他把網站上所有介紹、手術比較及影片都非常仔細看過一遍,無論是聯繫、醫院所有人員及主刀的林鼎淯醫師都相當親切、細心,「怎麼會沒信心」。也因為了解傳統手術及林醫師創新手術的不同,他認為,傷口小、手術時間短、復發率低都是創新手術的優勢,而「創新就是增加產品附加價值」,是更值得稱許之處。

新式微創手術 終結疝氣困擾

文:劉惠敏 2015/12/7

「其實兩年前就想開刀了」!退休後的簡先生,很早就發現右側疝氣,到醫學中心看診,但三去三回,醫師都不願意為他排刀,原來是因為簡先生裝過心臟支架,醫師擔心手術額外增加他的心肺負擔,遲遲不敢為他修補疝氣。直到在網路上發現「台北疝氣手術中心」,其中詳細介紹最新手術方式,「看來應該蠻適合我的」!終於解決困擾已久的疝氣。

簡先生因疝氣感到不適至少兩年,疝氣雖然不是大手術,不過對需要長期服用抗凝血劑的心臟病人而言,多數醫師認為不可小看停藥及手術的麻醉風險。即便簡先生做好心理準備,到大醫院尋求疝氣解方,醫師總是反覆詢問、並要他再思考斟酌,「心臟比較重要、還是疝氣」?建議他把身體養好,「過一陣子再來」。

「應該是不放心,所以就一直拖吧」,簡太太回想,這段時間半年、一年、兩年後到醫院諮詢,醫師都不願排刀,強調心臟的重要,反而讓她感到害怕。雖然簡先生躺下時,凸起物就會「回去」,但愈來愈有感覺,花東旅行時多走一些路,會感到輕微疼痛,總還是想解決疝氣困擾。

台北疝氣手術中心網站的介紹,讓他們感到一絲希望。「心理上比較紓緩」,簡太太說,實際求診時林鼎淯醫師的詳細解說,讓他們更放心。

簡先生認為,相較傳統手術必須住院三天、在家休養六周,林醫師的整合式微創疝氣手術可以不用住院、傷口小,需休養的復原時間也大幅縮短到幾小時即可出院,應該可以放心動手術。林醫師還找麻醉科主任、心臟科會診,讓他們了解整合式微創手術較少心臟負荷,讓他們更放心。因為簡先生出現疝氣較久,「破洞」已不小,手術前評估需利用人工網膜。不過手術時,林醫師當場評估仍可自體修復,讓簡先生更舒坦,「這樣比較好,畢竟要放個人工的東西在裡面怪怪的」。

「還好林醫師技術精湛」,簡太太說,手術過程中簡先生雖然出現心肌缺氧症狀,但林醫師加快速度處置。很感謝林醫師及團隊親切、細心,連回家的交通都思量到,讓她們一路放下原有的焦慮,現在簡先生左側也出現疝氣,但經過這一次更有信心,「下一次動手術應該完全不會緊張」。

運動時跟運動完再也不會疼痛了。有時突然的右下腹疼痛也完全消失,睪丸大小也變得完全正常,拖了很久真的不好,希望有類似狀況的人盡早開刀,很快就恢復了!

國中開始運動完有時右下腹部都會有種悶痛悶痛的感覺

高中漸漸地越來越嚴重,但都不以為意 以為只是有點拉傷了

後來狀況越來越加重,有時沒有原因的就會痛一整天。走路就要慢慢走,站坐也都不太舒服,實在很不方便。後來檢查睪丸發現右邊的睪丸比較大,也沒有想太多,結果因為課業加上打工,都沒有理會這件事情。雖然痛起來很不舒服,但也沒有到影響很重,不痛的時候就完全正常,也因為這樣拖了很久。直到大學,痛的次數變頻繁,也越來越痛。再次發現睪丸右側時,已經變得比之前還大了,大概就像另一邊的一倍大。於是經由媽媽的告知,得知了台北疝氣手術中心的團隊

於是來這邊就診,馬上就決定開刀了,開刀當天下午就醒來

在醫院休息了一天,隔天就能行走了,休養一周後,已經完全沒什麼大礙。現在開到已過了3個月,一切都恢復正常,運動時跟運動完再也不會疼痛了。有時突然的右下腹疼痛也完全消失,睪丸大小也變得完全正常,拖了很久真的不好,希望有類似狀況的人盡早開刀,很快就恢復了!

張小姐口述; 劉惠敏整理 2017/10

因為腹股溝處腫腫的、一開始也不嚴重,並沒有疼痛感,50歲的張小姐就將症狀先放在一旁。不過,她很早就覺得可能是疝氣,卻又覺得女性發生機率小,所以還是先掛號婦產科,看看是不是有卵巢問題或其他婦女疾病,婦產科醫師診斷後,還是建議她看外科。

但轉去家附近的醫院檢查,張小姐說,外科醫師沒有檢查,只看看外觀就直接跟她約手術時間,想到要馬上動手術、還得半身麻醉,醫師卻只問「哪天有空」,也沒有直接說明是要動疝氣或什麼手術,更是「讓人害怕」!

回家就先上網搜尋資料,看到台北疝氣手術中心的資料,懷疑自己是疝氣,卻又不知道是不是該來專門看疝氣。

最後,還是決定來疝氣手術中心一探究竟。林鼎淯醫師細細檢查,覺得「不像是疝氣」,第二次回診照超音波檢查,確定不是疝氣,而將張小姐轉至整形外科。醫師診斷確認是脂肪瘤,而且門診就可以馬上處理,僅需要局部麻醉。

然而,手術進行中,整形外科沈醫師發現其中脂肪瘤破裂,也的確造成了疝氣。「幸好」,張小姐回想,還好林醫師也在醫院,林醫師馬上至手術房,決定直接處理疝氣,如此張小姐就不用之後再動一次刀,甚至也用不到鎮定劑,「兩位醫師手腳迅速、各半小時便把我兩個問題解決了」。

事後看影像檢查照片,原來是脂肪瘤長在前面,所以影像判讀無論怎麼也看不出來。張小姐說,慶幸自己遇到兩位好醫師,而且也對林醫師「感到不好意思」,因為她是當天臨時安插的手術,所以林醫師回頭還得繼續幫其他人開刀。

張小姐認為,當天另一個幸運是兒子陪同看醫生,因此當場就輕易地決定馬上完成手術,因為沒有用到鎮定劑,「手術後我也不覺有什麼」,動完手術後打電話給媽媽、老公報備,她們倆還嚇了一跳,「手術有這麼簡單喔」?甚至張小姐本來還計畫與兒子一起搭捷運回家,還是在兒子堅持下才改搭計程車。第二天照常煮飯、打掃,不過家人擔心她流汗、太累,才要她休息一周再去市場工作。

「新式微創疝氣手術法」,不僅手術傷口比較小,而且術後復原快

不久就可以返回工作崗位

文:陳鷖人 2015/11/26

今年62歲的甘先生是一位大樓管理員,有著一頭灰白色的頭髮,身形雖瘦卻給人神采奕奕的感覺。殊不知從三年前開始,他就飽受疝氣所苦,但是忍耐力驚人的甘先生並沒有去就診,一拖就是三年,直到今年十月才到台北疝氣手術中心開刀解決這個問題。

起初甘先生以為只是吃壞肚子,因為不舒服感發作的頻率很低,一年只會痛一兩次,而且躺下休息三分鐘之後不適的感覺就漸漸消退了,所以甘先生也不以為意。他這樣形容當時的感覺:「這種不舒服的感覺比痛還難過,一發作就讓人坐立難安,不過奇怪的是,躺下來休息一陣子就好了。」

可是到了今年,不舒服的感覺越來越頻繁,一個月會發作一兩次,而且越來越難受。甘先生回憶道:「那種不舒服感一發作,躺在床上連翻身都會覺得難受!」他說,原本只要躺個三分鐘不適感就會消退,但是現在不躺半小時以上根本不會好轉,他的生活、工作都受到影響。

甘先生說,今年他才發現只要不舒服感一出現,左側鼠蹊部就會鼓起一個約一元大小的硬塊,他發現硬塊之後,緊張的打給一位醫師朋友。他說:「我朋友一聽就跟我說:『喔!你那是疝氣啦!』」困擾甘先生三年的問題,才終於有了解答。

知道是罹患疝氣之後,甘先生立刻上網找相關資料,也尋問周遭親友意見,「我有個朋友也開過疝氣,住院住了一個星期,又在家躺了一個月。」聽完朋友的經驗後,甘先生決定捨棄傳統手術療程。

甘先生在網路上看到台北疝氣手術中心採用「新式微創疝氣手術法」,不僅手術傷口比較小,而且術後復原快,不久就可以返回工作崗位;也不像傳統手術需要進行半身或全身麻醉,只需要進行局部麻醉,風險比較小,於是他決定到台北疝氣手術中心來治療疝氣。

甘先生表示,看診的林鼎淯醫生很親切,很詳細分析了他的病情,並且幫他安排開刀。開刀當天甘先生在兒子的陪伴下一早就到醫院,九點半準時進到手術房,下午一點手術結束;他表示,手術完後立刻就可以進食,也可以自行下床走動。

甘先生露出長度大約三公分的傷口笑笑地說:「開刀完當天下午出院時還不到五點,第二天我輪大夜班,就直接去上班啦。」

手術十天後甘先生回到中心第一次拆線,過幾天再去第二次拆線。現在甘先生的傷口復原情況良好,困擾甘先生多年的下腹不適感終於獲得解決。

十幾年來真的是有「隱疾」心口難開,也不方便告知別人,每當報導不根治仍有相當風險存在,心中更是擔心了起來…

我是一位金融業上班族,剛開始時半信半疑中得知自己有這種「隱疾」,初期時右邊下腹部有一點點的隆起,但稍 微用一點力就可推回去,也就沒有太在意,但是日子一天天過去,卻漸漸長大成乒乓球大小數年後再變成棒球般,十幾年來真的是有「隱 疾」心口難開,也不方便告知別人,日常生活中游泳、出遊、穿緊身褲都不方便;尤其有時報章雜誌或媒體有相關報導,或公司辦理健康 檢查,則心中又緊張、震痛一下,每當報導不根治仍有相當風險存在,心中更是擔心了起來,但是迫於現實環境還是要上班,總是覺得需 請假一週住院開刀治療需忍痛又有風險,心中又打了退堂鼓,日子久了就漸漸沖淡,但每當洗澡、睡覺時又覺得似乎越來越嚴重,內心總 是相當煎熬亦會聯想許多負面資訊,有時甚至晚上亦會有相關惡夢發生, 總覺得遲早還是要面對解決的事情。

六月中旬有一天在家上網突然想到何不「雅虎」搜尋一下相關訊息,結果輸入「疝氣」二字搜尋後,就有相關醫院 醫療訊息,經過一一點入查詢後,發現台北中心醫院竟然有專門醫療的「疝氣中心」,再查詢相關醫療技術,及比較其他大醫院之治療方 式,發現還是台北中心醫院治療方式最先進,傷口小約2、3公分對術後恢復可能較有幫助,而且不必住院當天就可回家,當時心中真的 是半信半疑,再查詢醫療團隊醫師資歷經驗,更是經驗豐富、專業,所以就網路掛號預約林主任之門診,經過林主任詳細解說並畫簡略 圖,使我更了解病情及治療方式,心中有比較好些但還是很緊張,七月初開刀前一天晚上,因有一點失眠精神狀況不是很好,因開刀時是 局部麻醉及加鎮定劑,所以睡了一覺開刀就結束了,醒來後覺得精神似乎比開刀前還好,也沒有想像中痛只有局部一些緊緊的,當天中午 就進食吃了一個鮭魚便當,下午六點就出院回家,七天後回診拆線。現在我已經完全恢復正常生活,心中的陰影、大石頭終於卸下,日常 生活上的不方便終於解決了,心情覺得特別舒服,人生真的是「彩色的」。

回想當初門診後回家才告訴太太,下週二開刀………,當時我太太覺得有點風險,因為僅上網查詢就選定開刀就醫,而且非台大、長庚……等之大醫院,但現在我可 以大聲說出我的選擇是正確的,也為自己的選擇感到慶幸。希望和我一樣有相同「隱疾」困擾的人,能夠勇敢站出來面對問題並儘早解決 問題。在此也非常非常感謝林主任高超之醫術及其專業醫療團隊,更誠心推薦台北中心醫院林主任醫療團隊,是經驗最豐富、專業團隊。

徐○○敬上 2013.7.9

跟了我五、六年的疝氣 終於說掰掰…

黃先生口述; 劉惠敏整理 2016/7

「本來覺得沒有什麼」!今年51歲的黃先生在知名企業工作,時常海外出差奔波,但45歲就發現的「脫腸」,因為時有時無的感覺,讓他一拖就拖了五、六年。

疝氣,又常被稱為脫腸,黃先生多年前發現的,他形容,就是腸子從腹股溝「掉進去」,並不會疼痛或造成生活不便,唯一的困擾是不方便跑步,只好先放棄年輕時就養成的慢跑習慣。

直到有一天,又被派出差的黃先生,在越南機場發生的離奇事件,讓他不得不正視疝氣這回事。那天,經過越南海關金屬探測通道時,探測器發出「逼逼」聲,海關注意到黃先生褲檔,因疝氣鼓起的凸起物,用手碰了一下。礙於語言溝通不易,越南海關居然好心地放行,「那一次嚇到了!如果遇到不講道理的海關,恐怕有理也講不清」。

黃先生回台之後,計畫趕緊解決疝氣困擾,習慣性地請保險業務員推薦醫師。因為他覺得保險業務員的客戶多,從客戶端得知的醫療訊息最多元。要知道「哪個醫師比較好」?還是透過人際網路最直接、口耳相傳才實在,尤其是先前保險業務推薦給他的眼科醫師還不錯。

保險業務原先推薦的是台北知名泌尿科診所,但黃先生網路上搜尋時,「台北疝氣手術中心」的介紹深深吸引了他,他認為台北疝氣手術中心的介紹、宣傳非常專業,還有許多病人的回饋、見證及感謝,看得出醫師、醫院對自己獨特工法很有信心,病人也有信心。

黃先生認為,選擇手術最關鍵的問題是「疝氣會不會復發」。林鼎淯醫師用影片說明為什麼會疝氣,其手術的優點及再復發機率極低,「更驚訝的是不需要用人工網膜」,所以他就利用連假、預約動手術。

經由這次手術前的搜尋資料、與醫師討論,黃先生更深刻體悟到,雖然他疝氣這麼多年只有「在吃飯後感到悶悶的、消化不太順暢、身上覺得多帶了一顆球」,看來不明顯、也無大礙,但若一直拖下去,仍有小腸缺血、壞死的風險。常出國的他,若是在國外才因疝氣感到疼痛、不適,反而更麻煩。隨著年紀增長、組織更脆弱或疝氣移位,都可能會更難以收拾。

「說來自己是很幸運的」,黃先生發現,疝氣多年來沒有出過大麻煩,在海關的「奇遇」也算順利解決,他與醫師討論推測可能是其中組織鈣化,影響了偵測器,如今也能找到讓他信賴的醫師、可一勞永逸的手術方法。

可能是因為疝氣多年,黃先生的破洞不小,「花了醫師不少時間」,在醫師建議下,修補手術後,黃先生還是在醫院住了一個晚上觀察,之後出血水量愈來愈少,回診也都一切正常。

黃先生也慢慢發現擺脫疝氣的好處,原來有慢跑習慣的他,因為跑步不方便、逐漸放棄了慢跑,因為穿泳褲尷尬、「在那個地方鼓鼓的」,所以這段期間也沒有再游泳。如今才想起過去也有不少活動受限制,現在可以慢慢再撿回運動習慣,慢跑、游泳、騎單車,讓自己有更好的體能。

「身為一個過來人」,黃先生很認真的想透過分享,讓更多人了解,疝氣雖是小毛病,但不妥善處理也有其危險性,甚至可能致命,不要拖到年紀大再處理。他還回頭跟他的保險業務員推薦台北疝氣手術中心,「真的是百分百推薦」,希望更多人擺脫疝氣,找回正常的生活,可以自由活動、運動的生活。

SLE(紅斑狼瘡症)患者,免疫系統較敏感,不僅是身體的挑戰,更是需要的是心理建設。

親愛的林醫師及手術中心團隊

由於本人是SLE(紅斑狼瘡症)患者,免疫系統較敏感。對於必須接受疝氣手術,對我來說,不僅是身體的挑戰,更是需要很大的心理建設。
但是醫生本人相當正面,團隊的大家也相當貼心和溫暖,讓我對於需要接受手術這件事情不再感到排斥,當然最後手術一切順利。
另一方面來說,我本身的疾病對醫師來說也比對其他病人來的高風險,因此醫生對於我的術前準備,術後提醒也相對地更加謹慎,以避免不必要的感染發生。
手術到現在已經兩個月了,狀況一切良好,沒有問題。真的很感謝林醫生及其團隊給我的幫助,真的很感謝您們~~

謝謝

趙的敬上

若要問傳統手術及創新手術有什麼不同,「我很有資格說我最有經驗啦」…

曹先生口述;劉惠敏 整理 2015/12/25

兩年多前,住在桃園的曹先生發現左側疝氣,心想「脫腸」而已,選了離家最近的醫院動手術,一年多後右側也出現疝氣,就照樣在同家醫院手術。沒想到,這次還不到半年,右側疝氣復發只好再回院「整修」,卻又再度「不客氣」的跑出來。

「我卡古意啦」,曹先生笑說,之前覺得「這麼簡單的手術、再給你一次機會吧」!因此才選擇再回原來醫院手術,但這次手術完,右側仍明顯又凸起,「怎麼會馬上就掉下來了?!」,很不開心的經驗,讓他對外科手術沒了信心,就在那個時刻,左側疝氣竟然也復發了, ⋯⋯「真的非常氣餒」。

想要徹底解決問題,曹先生這次上網做功課、想要找疝氣權威,就注意到台北疝氣手中心,網路上的風評很好,就直接來報到。

若要問傳統手術及創新手術有什麼不同,「我很有資格說我最有經驗啦」,幽默的曹先生說;之前為了左、右疝氣動了三次刀,需要半身麻醉,術後恢復8小時都躺著不能動,不能吃東西。還得住三天院、回家也請假靜養。更難過的是,疝氣復發等於是刺激到舊傷口,腫脹比初發時更嚴重,似乎比之前更疼痛。

這次為了解決復發的雙側疝氣,曹先生嘗試整合式微創手術,雖然因為是復發疝氣較麻煩處置,必須沿著原有傷口處理,也比其他第一次疝氣病人的傷口大,多數微創手術病人的傷口約2-3公分,但他的復發疝氣傷口得要5-10公分,還住院了一天,但在台北疝氣手術中心術後,幾乎就能馬上下床、吃東西,讓他感覺好太多!他比較,雖然微創手術自費貴一些,但健保加上公司保險,實際花費不高。但從手術的恢復、疝氣復發對生活及工作時間影響,「即便貴一些也無所謂,因為值得」。

曹先生自嘲的說,「其實也是有趣的經驗」,為了疝氣動五次刀,卻也從此深刻體悟到醫療的「學有專精」。他認為雖然疝氣不是大問題,但一般的外科或泌尿科醫師平時各有所長,也許先前主治醫師更精於腎結石等其他泌尿道疾病。而相對而言,林鼎淯醫師在多年經驗下的整合式微創手術,「縫合方法就跟人家不一樣」,是將深部組織用內視鏡打平、立體交叉縫合的方式讓密合度更高,「就像我們縫衣服,有些縫法轉來轉去就是更牢靠」。

「至少這次是平的了」,曹先生說,跟之前手術最大不同感受,就是很快就明顯好轉,沒有凸起處,感覺也很好。回想疝氣復發以後這一年多來,他都不敢好好的抱三歳多的兒子,偏偏兒子在南部給阿公阿嬤帶,夫妻兩個人在台北打拼,一星期才見兒子一次面⋯,現在兩側的疝氣都「修理」恢復好了,已經可以安心的抱兒子了,「雖然他不壯、但挺沉的」!

預約或諮詢

This contact form is deactivated because you refused to accept Google reCaptcha service which is necessary to validate any messages sent by the form.

依照規定,本網站必須聲明:病患病情因人而異,治療效果也無法保證完全有效。